您现在的位置: 日记200字 > 日记500字 >

小组合作一帮一

来源:日记500字 作者:日记500字 时间:2014-03-18 20:04 小组合作一帮一

日记500字 > http://www.mi168.com/500zi/

小组合作一帮一

关于小组一帮一

小组讨论形式: 组长全面组织组员之间展开学习上的讨论;记录员负责记录小组的决议并编写小组报告;检查员负责保证小组所有成员都能清楚地说出小组得出的结论或答案;纠错员负责纠正小组成员出现的错误;总结报告员负责重述小组的结论和答案;联络员负责联系老师与其他小组。在交流过程中,发言人不仅要说明答案,而且要说明思路和方法,应该注意的问题及从该问题中得出的一些规律等。其他人既要学会聆听,注意做好笔记;又要学会质疑,能够大胆提出自己的见解。

“一帮一”形式:把小组再分成两人小组,认真实施了“一帮一”互助落实形式,努力实现“对对红”的合作方式,真正落实了“没有一个不学习的学生”。这种小组合作学习的形式,弥补了学困生在难题面前尽最大努力,但还不能很快解决问题的不足;也弥补了教师对学生无法一一纠正的不足,因而是提高课堂教学质量有效的方法。

小组长轮换形式:小组长是一个小组的核心。小组学习的成败,往往与小组长有很大关系。不提倡小组长“终身制”。为了让更多的学生尽可能参与到组织工作中来,使更多的学生获得锻炼的机会,选派每个组的每个同学都担任组长。这样做不仅调动学生的积极性,而且满足了学生表现自我的心理需要,真正做到人尽其才,才尽其用。

野炊变奏曲(一)(教师手记之198)

序曲

对于野炊,同学们和我“蓄谋已久”,这次眼见天气转好,阴雨绵绵已然逝去,虽然气温没有达到“火热”的程度,但我们这个活动的热情准备已如炉火中烧了。当我与同学们在星期二中午的时候透露这个消息的时候,不到片刻工夫,小组已经成立,而且一个小组的同学告诉我他们已经分配好了每个人要带的东西。合作!这就是合作!我兴奋地想。同学之间的分工协作从来没有如此协调过,真让我吃惊不小。任何困难都难不倒渴望的心灵。我将我计划了很久的打算也搬了出来:在校园里搞野炊,要找一块既有用水的便利又有扔垃圾的便利还有不怕雨打日晒的的场所,我思来想去就挑了学楼西侧的车棚作为营地,那里一边是草地,一边是水泥场,无灰尘的影响,离水源又近,离垃圾箱也近,而且又能不被太阳晒,车棚空间又高,真是一块好地方,我就看中它了。至于桌子,本打算从四楼将我们的课桌搬下来,后来考虑到实在“工程浩大”,就想到将一楼二楼的休闲区的桌子拿来借用了,凳子就拿自己的了。

第一乐章

锅碗瓢盆交响曲

星期六中午我早早地到了学校,到校时才十一点二十分。尽管如此,比我还早的同学已经在忙着准备炊具了。那是参加上午班才艺培训的同学,在早上时就带了东西来的,在学校一吃完午饭就干了起来。陈少卿忙着擦烧烤架,他的小组同学也在一边兴奋地忙活,幻想着烧烤的味道,脸上的快乐就像在吃烧烤一样。

只一会儿时间,当我叫上几个同学搬来桌子以后,陆陆续续地就来了许多野炊组员,这次除了参加下午才艺培训班的同学之外,全班其余的同学也都参加了,在十二点四十左右基本到齐了。在校门口,我遇上提着大袋小包的同学,就帮着一起拿。这时,大家的力气也显得特别大,很多东西居然都能轻松地提进来。最感到费劲的还是那些锅碗瓢盆,由于平日里同学们只知道吃,很少拿过,这回拎起来就觉得特别沉。

下午一点不到,我们的“厨工”们就开始紧张地劳作了。自来水龙头那边不停地闪动着奔跑忙碌的身影。身兼数职的“洗碗工”开始洗碗,煞是认真,还拿洗洁精来洗,那样子倒像是家庭里的“小帮手”。不过,也有不熟练的,可能没啥经验,多是男生,只胡乱的搞一通、冲一下就开始使用。大家急于摊开炊具与餐具,在一字儿排开的八个小组中就响起了一阵杂乱的摆放东西的声音:有各种调料瓶,有各类盘子、杯子、碗,有刀、叉、铲、勺和砧板,有平锅、圆锅和小锅,有各种蔬菜、肉类和冷食……似乎一场战争就要打响,战士们正在准备各种弹药。

第二乐章

烟熏火燎点炉曲

“发煤炉是可怕的”――我想这应该是大多数同学的感受了。对于从来没有发过炉子的同学而言,他们的经验就是从书上和电视上看来的一些做法了,至于到底该怎么做,谁也没底。于是就上演了一幕幕让人啼笑皆非的发炉剧。

有认为煤饼就像柴一样容易着的,所以纸或柴一开始燃烧就将煤饼放了上去,以为冒出白烟来了就是大功告成了,正在那里手舞足蹈时,突然发现炉火灭了,再看时,里面是一堆死灰。大部分同学都是在反复地做着这样一件事。于是煤饼在每一次快要着起来时都因为火力不足而最终没着起来,这样反复几次后,让大家的耐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有的人失去了耐心,怨声载道、叫苦不迭。

另有一些人,似乎很善于吃苦而劳,在火刚点着时就将煤饼放了上去,并且为了让火尽快旺起来,就想尽了各种办法,有的拼命地扇,有用帽子扇的,有用报纸扇的,有用书本扇的,也有用盆子扇的,最“高档”的是用扫帚扇的,我看得差点感冒。当然,有些人并不是从下往上扇,而是从上面往下扇的,也有是用嘴巴吹的,以为这样的风大一点、集中一点,岂不料吹得头晕眼花还外加烟熏火燎的。

一时间,大家的附近燃起一堆堆浓烟,有人咳嗽,有人流泪,也有人就站在下风口“闻”烟――不停地在逆风向上扇炉子,弄得自己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更有甚者,干脆戴起了“防毒面具”。唐燕标在脑袋上套了一个黑色油纸袋,只露出两只眼睛,活像一个恐怖分子。我告诉他,不用袋子倒还不会中毒,而一戴的话就可是真中毒也说不定了。也有的因火势太旺蔓延开来,情急之中,用一脸盆水将煤炉扑灭了,后来,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才发着的。

第三乐章

手忙脚乱炒菜曲

论大家最感兴趣的,莫过于炒菜了,这是大家显示厨艺的舞台,裘唐天像模像样的穿了围裙、戴了袖套,煞有介事地操起铲子,还真像那么回事,叶雨婷也穿了偌大一件厨衣,在那里忙得不亦乐乎,看她包馄饨的样子,左手掌上摊一张皮子,右手夹起肉馅往里一放,左手马上一抓,像抓了一个纸团一般,向盆里扔去。

不过,绝大多数的男生和一半以上的女生可都是初次实战,光油锅着起来的就有几位,大都是因为油热了,冒烟了,而菜尚未准备好的,也有的是因为不知所措而贻误时机的。也有的虽没有着,但也吓得不轻的,像用电磁炉来炒菜的,因为火太旺控制不了而匆匆忙忙急着放菜。还有的是油刚下锅就心急火燎地往里面放菜,甚至先放菜后放油的,结果变成了“油菜”。

更加让同学们手忙脚乱的是放菜时油要溅开来,就只能站远些,但因为菜要焦掉,就又不得不赶紧翻炒,只弄得狼狈不堪。往往很多菜都是上面没熟而下面已经焦了。也有的是开始时唯恐不熟反复地炒制,后来因为油已干、水已尽,急急地“抢救”却已回天无力了。

(时2006-4-17)

那一年……

我来了,又走了;他们来了,又走了。我们匆匆走过,竟不见任何痕迹。

题记

那一年我走进高中大门,走进了一间陌生的教室,来到一个我并不喜欢的班级,开始我下一段的人生旅程。

然而,“既来之,则安之”,这已经成了不可变更的事实,我只好在这个班里,作为它的一份子而存在。

因为处在其中,就可以从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去审视这里。每一个人,老师和同学,都是散发着奇异色彩的星星,在这片小小的天空下燃烧,发出光芒,照亮了原本并不明亮的天。班级,在这时变成了一个耀眼的星系。而我则幸运地跻身其中,也成为了星系中的一颗星。

就在这时,我发现了这个我曾经讨厌的班级的可爱之处。老师的尽责,同学之间的关心,让我们的班级迸发出了这个年龄应有的活力和激情……

艺术节

这是我们组成了新集体后的第一次活动,不妨先把它称为是第一次合作。借这次机会,我体会到了我们这个群体的力量,见识到这个群体的实力。我们班有歌喉甜美的歌手,有姿态优雅的舞者,有情感丰富的诗人,有笔下生花的画家。活泼,热情,开朗,大方,若用这些词来形容我们的班级,我敢说一点都不夸张。

义务劳动

那是刚开学后不久的事,全校高一同学为美化校园义务劳动。在班级分担的区域内,我们小组被指派清理一个卫生死角。墙上的赃物很难清除,我们想了很多办法,但收效甚微。结果,其他小组都打扫完了,只剩下我们。老师很慷慨地让打扫完的小组来帮我们的忙,还鼓励我们尽早完成任务。在同学们热心的帮助下我们的速度加快了不少。这是我在别的班级中没有看到的,这样的班级更像一个家,不仅仅是一个所谓的“团体”。因为“团体”冰冷,而家温暖。

是我们的班级,一年来考试成绩总是年级第一;是我们的班级,一年来锦旗和奖状挂满了墙壁。

是这样的一个集体,让人不想离开的集体,在那一年过后,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难题;分班。在每个人的心中,我们都清楚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我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保护这个班级。我们的班委一直在努力,联合同学,一起签名以示我们不想分开。然而,那么多的努力,那么多的心血,那么多的期盼,全在老师那一句:“你们要服从安排”的安慰中画下句号。无奈,伤心,不舍,带着些许的愤怒,在最后的时刻伴着眼泪夺眶而出。继而,便是我们带着陌生人的气味走进了别的班级,却已找不到温暖,只有寂寞和荒凉。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新的环境意味着新的考验和新的朋友。这些我们都知道,都懂。尽管难过,但我们会接受,因为我们来自那样的一个班级,我们会带着那个班级的乐观和向上来面对从今以后的路。

那一年,我们经历了很多。我们来了,又匆匆走过。虽然学校的档案还有高一(1)班的名字,却已经不是我们了。我们已经过去,不留任何痕迹,像一片被轻纱抚过的土地,悄无声息,却又如同五雷贯耳般令人刻骨铭心。

轰轰烈烈的那一年,让我们走过了,长大了。

蟋蟀(一)------任大霖

这一年的夏天,天气特别热,我们溪岭乡虽说是个山乡,白天也闷热得叫人受不了,你浑身脱个精光,只穿条短裤,汗水还是直淌。要到傍晚太阳落了山,方才有风打北干山那边吹来,凉飕飕的,夹着苦艾和松树脂的气息。早早地吃过晚饭,穿上件白布衫,腰间插把蒲扇,我们就到周家台门前斗蟋蟀去了。

这个夏天我玩得挺痛快。因为刚从小学毕业,考过了中学回家来,没有什么暑假作业;合作社社长振根叔也没有来叫我去参加劳动。我趁着这个机会,白天不是游水就是钓鱼,夜里就捉蟋蟀,当然,有时候也帮哥哥做些不费力气的事情。

有一天,福兴和小阿金斗蟋蟀,两个都是“大王”,咬得挺凶。我挤在人堆里,看得正起劲,忽然被人撞了一下,我回头一看,只见徐小奎站在那里。他说:“吕力喧,快跟我走!”

我问:“什么事?”一边问一边跟他走到大枣树底下。他站下来,从布衫里掏出两封信,“这封是你的,这封是我的,我刚从邮政代办所拿来的。”

我很快看了看信封,知道是从中学里寄来的。我马上撕开口,掏出一张油印信,然后用眼睛很快在信上溜了一下。

“怎么样?”徐小奎凑过来问。

“没取上。”我平静地回答。

“你没取上?”徐小奎叹口气说,“那我的信就用不着拆了。”

我夺过徐小奎的信拆开一看,果然也没取上。徐小奎说:“都没取上。你看怎么办?”

这时,我看见史小芬站在那边。史小芬是合作社社长振根叔的女儿,比我们早毕业,早就参加农业生产了。我故意放大声音说:

“怎么办?自然是安心参加农业劳动呀!我保证为祖国多生产粮食,争取做徐建春第二!……”

可是嘴上保证总是比较容易的。第二天清早,当哥哥把我从凉榻上推醒的时候,我接连打了两个呵欠,不耐烦地说:

“干吗?大清早,也不让人多睡会儿。”

哥哥说:“照我们合作社社员看,天已经不早了。用凉水去抹抹脸,清醒一下吧。从今天起,得早些起来,振根叔已经把你分配在我的生产队里了。”

我跳起来,马马虎虎擦了下脸,拿上顶草帽就跟着哥哥走了。

路上哥哥告诉我,今天合作社开割早稻,先割那二十亩千斤田,这对周围的互助组和单干户是有示范作用的。他说,社里能割稻的人全得参加,要割得快,割得好,不能糟蹋谷子。哥哥还说(大概是吓唬我),要是我不会割稻,可以去带领孩子们拾稻穗,拾稻穗也给记工分的。我向他白白眼睛,说:“谁高兴拾稻穗!虽说我没有割过稻,可是我一拿上镰刀就能熟练的,我保证不比你割得差。”

到了田头一瞧,嘿,人可多哩!他们已经在割了。史小芬也把裤脚卷得高高的,弯着腰在割。我走到田膛头,看见赵大云和徐小奎站在那里。赵大云和我们同班毕业的,但是他没投考中学,他早就决定要在家里参加农业生产。

一会儿,振根叔来了。他先把我们打量了一会儿,然后说:

“你们没有做过庄稼活,今天倒要考考你们了。”

我很快回答说:“振根叔,我保证考得上。去年暑假我帮互助组割过一分田的稻哩!”

赵大云没有说话,徐小奎把士林布衫的袖口卷了又卷,就这样,我们开始割起稻来。

我素来是个胆大的人,我一边割着,一边还觉得自己割得挺不错。我记着哥哥的话,稻秆握得松一些,镰刀握得紧一些,手臂要灵活,一挥一簇,挺利落的。我斜眼看了旁边的徐小奎一下,嘿,他落后了,足足落后了五六尺远。后来,我看见他站在那里,在石块上磨镰刀,一定是刀口碰钝了。我割了一会儿又回过头去,看见徐小奎还是站在那里,又卷起布衫袖口来了。我一看就知道他是“考不上”了。我早就料到是这样的。徐小奎从小被他妈妈娇养惯了,除了割割羊草,什么活也干不了。我一边想,一边更加熟练地割起来。我相信,我是三个人里面割得顶好的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我脚下跳出了一只蟋蟀。我看得明明白白,那绝对不是一只牛屎蟋蟀,而是一只真正的蛇头蟋蟀,可是跟牛屎蟋蟀一样大。

我扔下镰刀,扑过去捉住了那只蟋蟀。想不到它狠狠地咬了我一口,我手一松,它就从手指缝里钻了出去。我想,嘿,小宝贝,你是逃不了的,这里没有什么石头缝。谁知道它三跳两跳,跳到我刚才割下的一簇稻秆旁,一下就钻了进去。我火了,捧起稻秆来就抖动,后来甚至把稻秆在地上打了几下。这小家伙终于跌了下来,乖乖地被我抓进了手掌。我一边说:“小宝贝,别乱钻,我要封你做黑须大将!因为你的须很长。”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个随身带着的小竹筒,把“黑须大将”关了进去。可是当我站起来回头一看,虽说我是个胆大的人,也不能不慌乱起来_合作社社长振根叔就站在我的背后。

“你在做什么?”振根叔微笑着问。

我觉得自己的耳朵根发热了,可是我还是很快地回答说:

“一只大蟋蟀,振根叔。这一定是只蛇头蟋蟀,它的牙齿有毒。它能把福兴的红头大王打败的!……”

“蟋蟀很好玩,我从前也挺爱斗蟋蟀。吕力喧,我看,你还是去参加他们的小组吧。”他指指后边,“拾稻穗我们也记工分的。”

我急了,就说:“振根叔,我不去拾稻穗,我要割稻。我……我保证以后不再在田里捉蟋蟀了!”

振根叔笑着说:“不在田里捉蟋蟀了,那很好。可是我刚才检查了一下你割过的稻,你割得很快,只是有些稻还原封不动留在地里哩!”

我说:“我保证再耐心些,我会学习好的。”

振根叔说:“我们要让你学习的,可是今天不行,因为这是千斤田,是有示范作用的。等别的田开割的时候,你再学着割吧!”

结果我被赶上了田膛。幸好,徐小奎和赵大云也已经坐在那里了。

“怎么样?”我说,“好像我们三个人的运气都不怎么好。”

徐小奎朝我摇摇手,他轻轻地告诉我:“别说风凉话。赵大云的脚踝割开了,血流了好多哩!”

我一看,嘿,赵大云真的受伤了。在脚踝上贴着一张观世音草的叶子,血还从叶子下往外淌。

我问:“怎么弄破的?”

赵大云咬咬嘴唇,用手指抹下一大滴血。他眼睛望着田里,低低地说:

“是镰刀割开的。大概是握刀的手势还不对,所以割起来就怪别扭的。”他伸出手,装成握着镰刀的样子,在空中挥了几下。接着,又握紧拳头,在自己腿上捶了一下。

就这样,我们只好去拾稻穗,而且是跟一些小孩子们在一起。最使我难受的是:史小芬就在我们近旁割稻,她熟练地挥着镰刀,嚓嚓地割着,当她放下一束稻秆时,还站直身子,把辫子从胸前摆到背后,扭过脖子朝我们笑了一下。

这一天,刚吃过晚饭,我就径直去找福兴。

我说:“福兴,走,我们斗蟋蟀去!”

福兴说:“怎么?又提到了吗?”

我把蟋蟀盆的盖掀开一些,让他看了一看,“这是我新封的黑须大将,是一只真正的蛇头蟋蟀,它的牙齿是有毒的。”这时我稍微撒了一些谎,“我看见一条蛇盘在那里,在蛇的身旁捉到了这只蟋蟀。”

“真的吗?那可有一场大战了!”福兴又兴奋又担心地说,“不过,我的红头大王也不是好惹的,它已经咬败过十二只蟋蟀了。”

我说:“你的红头大王碰到蛇头蟋蟀,就要吃瘪了,因为蛇头蟋蟀的牙齿是有毒的!”

人们都围拢来了,我们就在周家台门前斗起蟋蟀来。我用引草在我的黑须大将面前一引,它立刻张开一对刀牙,咔咔叫着,向前冲去。黑须大将冲到红头大王面前,两员大将立刻咬住。红头大王用牙齿一掀,我的黑须大将就扑地被摔出了盆子。人们发出了失望的声音。等我从地上把黑须大将放回盆子时,它的两只刀牙已经合不拢了,一条腿也跛了。我把引草在它面前一碰,它回身就逃。大家哄地笑了起来。史小芬朝我撇撇嘴说:“嗨!什么黑须大将,牛皮大王罢了!”

说老实话,这一场耻辱,我是一辈子忘不了的。

我坐在枣树下,眼睛望着对面的北干山峰。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风吹来,凉飕飕的。我就一个人这么坐着,不想回去。

徐小奎来了,他坐在我的身旁,开始来安慰我:“别难受了。那不是真正的蛇头蟋蟀,不值得可惜……”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声音使我难过起来。远处,一只猎头鹰在叫:“哇!哇!……”声音在山谷里回旋。

我们就这样坐了一会儿。我说:“无论如何,今天这口怨气我是一定要出的。我就是去翻棺材板,也要捉个真正的蛇头蟋蟀来。不斗败福兴,我绝不甘心!”

徐小奎说:“我可以帮你的忙。你知道吗?我们屋后的那块坟地上,一定有蛇头蟋蟀,我每天晚上都听见那里的蟋蟀叫得响成一片。”

我说:“真正的蛇头蟋蟀不是什么时候都叫的,它在二更时叫两声,三更时叫三声,五更时叫五声。”

他说:“那我们就在天黑时去捉。不过,我妈妈要是知道了,一定要骂死我的。她说过,那块坟地上有鬼。”

合作有多难(教师手记之559)

看过《阳光伙伴》节目的同学都知道,那一群在场上同时飞奔的孩子很不简单,听说全国纪录是8秒8几的样子,28名同学要手挽手、脚连脚地跑出这个50米的成绩着实让人佩服。五一期间,我也收看了浙江赛区的决赛,最后绍兴鲁迅小学以0.05秒的微弱劣势输给了冠军队温州的燎原小学,看得人为他们捏一把汗。每每在镜头中见到孩子们因胜利欢呼、为失败落泪的样子时,我总有感动,为他们的这种精神,这种全心付出的精神而感动。或许这只是他们人生中的一个小挫折或小成功,但却凝聚了他们几多的汗水和欢笑,几多的心情和时间。想到这种活动对孩子的合作是一种很大的考验,我让孩子们也去尝试了,事实更让我感到团队合作的困难远胜于我们的想像。

我们的活动在草地上进行,全班分男女两队,人数不多,男的21名,女的18名。我让大家自己调整位置,用商量、讨论和自我组织的方式进行。接着,还简要指导了齐步行进的要领,我不求同学们能跑起来,毕竟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这样合作,只希望能一起走起来,能整齐地走到终点。

女生是较容易商量与合作的,她们的争执不是激烈的,有意见时也马上纠正过来,能趋于合作,偶尔吵一下,也会在同伴的指责中马上接纳别人的意见,有点羞涩地改正过来,更重要的是她们中有一两个主心骨,既能明理,又能干事,组织能力较强,这么一来,女生在较短的时间内达成了一致,开始歪歪扭扭地迈步了。

男生则不同,个人的想法较多,且坚持己见者不少,固执的、甚至故意不合作的也有,于是马上有人提出要某些人出去了。我说:这是一个团体,谁都不可以掉队,今天我们要比的就是男生和女生哪一队可以先到达对面,行进中,应该是每个同学一起前进的,不能减、不能丢。男生们无奈,绑了腿的队伍动不动就倒下、夹挤,争执声此起彼伏,同学间还因矛盾和不和而冲撞起来。

不行!这样如何行进?我们只能又进行原地训练,一起踏步练习,一起喊口号练习,还告诉他们如有一处出现问题,全队要立刻停下,不能顾自前行。我帮男生们边喊口令边行进,中间时不时要停下来,甚至刚走不到五步就要重新整理队伍。走着走着,有的人被夹在中间没有了位置,有的因步幅小被拉在了后面,也有的因左右脚换错而不得不单脚跳着行进,大家既在自己滑稽的样子中开心地欢笑,又为合作的不力而着急埋怨。幸好,男生们第一轮步行终于到达了终点,是全体一起到的,不过,此时女生早已走了两个来回了,看到男生们磕磕碰碰、跌跌撞撞的样子,女生们不禁好笑。

男生不停地要求几个人的小组比赛,在全队行进时就已经强烈地发出这样的呼声了,我看大队人马他们走不好,那小组的也可一试。于是,每五人一组,全班出现了6组,其余观战,站立起点后开始。这次的速度倒是很快,有两组男生、两组女生都跑起来的。结果女生还是以整齐的口令和步伐略胜一筹了。好笑的是男生中有一组为了加快速度,也为了不落下组员,竟夹住一个小个男孩跑了起来。

合作,仅仅是去做同一件事情,却很难达成一致,就连跨出同样的步子都如此艰难,可见合作之艰、管理之难。

(时2007/05/11)

合作的感觉真好

有时候,合作才能把事情做好。生活中很多事情也是这样,而且合作也是一项技能,只有大家齐心协力才能完成,只要有一个人不去努力,合作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今天,学校组织我们去劳技中心活动。劳技中心我们不是第一次去,但还是不免有些兴奋。

很快,我们就到了劳技中心,老师一说:“现在开始找自己的小组进行活动。”我们就冲向自己的小组。我和边婉淳,商羽歌等人分在了一个组_特色比萨。

特色比萨组的老师把我们分成了三个大组,每组十个人,“同学们,今天我们将合作做出美味的比萨。”十个人合作啊!我们十分惊讶,以前去的组都是自己做作品,这次不但要合作,还要十个人合作。

各组还选了组长,我们组的成员们选了我做组长,所以我要听清老师说的一切要求。

接下来老师开始讲做比萨的方法,我们认真地听,生怕漏掉一个步骤,尤其是我这个组长。终于,要开始做了,老师发给我们一些面粉和需要的配料,让我们根据刚才老师讲的来和面。我先让几个男生把需要撒在比萨饼上的洋葱,胡萝卜等材料切成小块,同事,自己和几个女生一起和面。在面粉里加一个打好的鸡蛋,再加入适量的糖、盐、黄油,和安琪酵母粉,然后加水搅拌。我们轮流用筷子和面,直至面和成一个软硬适中的面团。在经过二十分钟的发酵,然后赶成里薄外厚的面饼,准备工作就做完了。

然后,我们精心的把西红柿、胡萝卜、洋葱铺在赶好的面饼上。老师把三个组的比萨饼都放进烤箱里烤三十到四十分钟,我们的比萨饼就做好了。看着一起合作做出来的比萨饼,闻着它散发出来的香气,我们馋得连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老师帮我们把比萨饼平均分成十分,分给我们每个人。我接过一角比萨饼,咬了一口,真香啊!而且这比萨饼里还蕴含着我们十个人合作的力量,就算做的不太好,在我们眼中,也是最香的。

这次来劳技中心,我们受益匪浅。

合作可以让我们学会团结,在合作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许多快乐和幸福。




上一篇:那件事,一生难以忘怀 下一篇:世界何时铸剑为犁
日记200字 黔ICP备130035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