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我发现了小狗也会游泳

来源:日记200字 作文400字 时间:07-06 11:17
我发现了小狗也会游泳

你可能会感到奇怪:小狗怎么会游泳呢?不瞒你说,我以前也相信小狗不会游泳的,但是有一次我目睹了小狗游泳的整个过程,我发现小狗真的会游泳的。

记得那一次,小狗打破了我心爱的玻璃杯,我非常生气,随即拿起扫把扔过去。小狗看见我生气的样子,非常害怕,便跑了出去,

我也追了出去。

我把小狗追到一条小河旁边,虽然小河里的水很浅,可小狗不会游泳。我想:小狗,你死定了。小狗看看我,又看看前面的小河,显得很无可奈何。

正在我想捉住小狗时,谁知小狗“扑通”一声跳到河里去。它的四条腿不停地抖动,头仰得高高的,好像生怕水会把自己淹没似的。原来平静的湖面现在不时溅起一朵朵小浪花。最后,小狗慢慢地游过了对岸,懒洋洋地躺在地上,眼睛里还藏着一丝丝恐惧。

我被小狗刚才的举动吓得目瞪口呆,我想:难道小狗会游泳吗?于是,趁小狗不注意的时候,跑过去捉住了它,把它扔到了河里。小狗还不知道什么会事,当它知道自己在河里时,使劲地摆动几条腿,头还是仰得高高的。看着小狗游泳,我感觉像是我培养出了一个出色的“游泳运动员”。终于,小狗以它自己独有的“小狗式”游法,游过了对岸。等它上了岸时,已经筋疲力尽了。

我多么高兴啊,因为我发现了小狗也会游泳!

我家的小狗珊珊

南关中心学校

四(一)班

魏彬华

去年邻居家的李伯伯从老家回来,带了一只小狗。我一直盯着那只小狗,伯伯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说要送给我们家。我抱起小狗迫不及待地问:“伯伯这只小狗叫什么名字?”伯伯说:“它叫珊珊!”我开始仔细地观察它:它只有大人手掌那样大;黑溜溜的眼睛,里面有着泪,可能是离开了母亲后的想念吧;下面是长长的嘴和鼻子;全身是灰黑色的毛,在这些灰黑色的毛里藏着四只小脚。真像一个小绒球!

过了几个月它渐渐长大了。这时的它最爱吃火腿肠和骨头了。一天我拿了一根骨头,慢慢地走进它,蹲下来说:“可爱的珊珊,只要你在原地跳三下,这根骨头就给你吃。”它好像听懂了我的话似的,做了这些我说的动作,逗得我哈哈大笑。趁我还没反应过来珊珊叼走了我手中的骨头,津津有味地啃了起来。

还有一次我们全家和别人到一个可以游泳而且人又多的地方。我和妈妈是初学者,所以还靠游泳圈来学。可爱的珊珊也来了。我们换了泳装,正要下水时。我的脚不小心把游泳圈碰下水了,我们只好在河床边干着急。这时会游泳的爸爸刚要下水,突然发现珊珊不见了,我喊:“快看是珊珊把落水的游泳圈叼回来了!” 当时我们抱着浑身湿透的珊珊感动得直流泪。从此全家人对它的爱更深了……

我不过是一只钟

一天纤纤下班回家,到门外就听到妹妹惨叫的声音,她意识到妹妹肯定出事了。于是她快步跑到房里,她感到非常吃惊,居然是自己的亲叔叔在对妹妹顺顺进行暴打。纤纤冲上去用力使劲打他,他瞪了一眼纤纤,发出狞人的笑:“你再不走开我连同你一起打。”纤纤不动声色继续拯救妹妹顺顺,因为他不相信,曾经对她们姐妹如亲生儿女的叔叔,居然会变成这样一个变态狂。顺顺这时已经被吓得面如土色。这时只见他叔叔掏出一把刀,锋利的刀光从脸上一闪而过,纤纤害怕了马上就跑,她躲进一个破烂的茅房里,之前这个破茅房到处都长有又高又长的草,而且这里的一切纤纤都了如指掌,她知道哪个地方最隐秘,就算她叔叔进来她也会以最迅速的的步伐,躲过她叔叔的追杀。想到这些她心里感到好受些。这时她听到了叔叔穷追不舍可怕的脚步声。她心惊胆战地躲着,这时她才发现,原来以前到处可以乱窜的茅房,现在已经被围上砖头了,高度已到达她的肩膀处。她感到从没来有过的害怕,如果叔叔发现跑进来怎么办?正想着的时候叔叔凶神恶煞的脸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他手里拿着刀嫁在顺顺的脖子上。纤纤心里感到发毛和恐惧,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发现似的。这时只见他叔叔慌张地到处看,然后消失在她视线内。纤纤见机就逃也顾不上松口气了。

她使劲地跑呀跑呀,时不时地又回过头去,看看叔叔有没有追上来。可是她越使劲跑,她发现自己的脚越不听使唤,似乎就要跑不动了。好不容易跑到山顶上好朋友碟子的家:“碟子_碟子_快出来快救我_”纤纤大声地喊着。这时碟子家里好多小狗却跑了出来,还向她跑去。纤纤最害怕狗了,她一见狗马上就走。但是她不敢跑,她害怕那些狗咬到她。只听到里面碟子的大声向她说话的声音:“纤纤不用害怕,那些狗不会伤人的,你不要跑。我就出来_”可是纤纤已经受不了这些狗在她旁边嗅来嗅去了,她真的害怕这些狗会对陌生人进行残忍的攻击。于是她快步走开,走了好远那些狗终于没有追上来。这时她已筋疲力尽了:这时她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我要去找表哥,我一定要去找他们帮忙。”于是,她以这个念头一直努力地往表哥家走去。

经过一个大草坪的时候,一个手拿放牛木棒的男人用力往她身上打了一棒,纤纤用力一扯那条木棒,然后仍掉就没理他了,因为她看得出那个男人是傻子。后面又有一个也是拿放牛木棒的小男孩子,他也用力狠狠地打了男人一棒,这纯粹是为了拿傻子闹着玩。她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她一心只想赶着去找表哥。这时她想到打表哥的手机,这样也许会快速许多。但她始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的手里有三台手机,她想拿出自己的手机打给表哥,可是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手机,本来想拿妹妹顺顺的手机打的,可是一看,这三台手机都很陌生。她想:这回死定了,这里离表哥家还那么远,现在又没有表哥的电话号码,自己又想不起他的号码。说不定自己的手机在那个变态的叔叔手里,而这三台手机都是他的中。怎么办?怎么办?等下他打给表哥怎么办?她不敢继续再往下想了。于是她又加快脚步向表哥家走去。这是,意外的事发生了,就在纤纤去她表哥家的半路上,她见到她表哥跟表弟在鱼溏里游泳。于是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拉上表哥,然后一边走一边说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她表哥还以为她在开玩笑呢。不过见她说得这么激动就不得不信了。后来,也不知道纤纤哪来的力量让她自己一下子强大起来。之前的害怕全都不见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怒不可遏地回家拯救妹妹顺顺。路上亲戚见到她这个样子还问她是怎么回事呢。她总是三言两语敷衍了事。但是,要把叔叔修理一翻的那股勇气和怒气却一分没变。她一边回去一边问人,有没有谁知道叔叔的去处。这时天色已晚了,当别人告诉她,她叔叔已经往商店方向去了,不过应该要回来的时候。她就像一个巨人屹立在回商店的必经之路,等待着她那个变态的叔叔回来。她还说出一些很让人听了觉得毛骨悚然的话。旁边一位不知道名的老人劝她,她就是不听。她就是要为妹妹顺顺报仇。这是她终于等到她可恶的叔叔出现了。他叔叔一看到纤纤飞得比离弓的箭还要快,连头都不敢回。纤纤也猛追着不放。这时一位老奶妈出来阻住了她的去路,塞给纤纤一堆钞票,然后往前走。纤纤抱着这堆钞票看了看,然后马上反应过来,追上去把所有的钞票都仍还给那老人家。然后吞吐地说:“我不要钱!”老奶奶转过头看着纤纤笑了说:“孩子,我知道你会这样做的。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认定你是个好女孩,胸怀大局的好人……”这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纤纤看到的这位老奶奶怎么这么像过世已久的外婆。于是变得温顺起来,变得呆呆的,然后跟着老奶奶一起说:“我不过是一只钟,而他们则是时针和秒针,总有重叠的一刻……”

我的职业是剑仙(6)(7)(8)

第六章 家乡记事

一个突如其来的师傅,一个莫名其妙的徒弟,就这样两个人遇到了一起!

望着桌子上那本不是很厚的书,张凡的脑子很久才转过弯来,“靠,你还真是尽本份尽到家了,洪七公教郭靖那傻子尚且有耐心讲解了段时间,你却直接扔下本书就跑了!果然尽师傅的本份。”

张凡叹着气,伸手在那本《太清心经》上一拍,就听到,“人物习得太清心经,共七层,当前第一层增加攻击10%,仙力值5,成长值0/1000。

看着属性张凡还是瞒高兴的,别人学武学秘籍还得费力看半天,稍有错误还可能走火入魔,但自己伸手一拍就解决问题了!

“呵呵!”张凡一笑,了看下成长值就有种抓狂的冲动!第一层就需要上千历练值,那到后面的话……张凡一阵后怕,他只希望今后那些强大的练级怪能多给一点历练值。

手一扬,收藏在扳指中的剑顿时出现在掌中,“虽然那便宜师傅很不厚道,不过至少还送了这剑,真是省了我很大的麻烦。”张凡开心的笑着,凡品武器在光屏中价值最少都要五千。而且有了这剑张凡的修炼速度可以成倍的增长。

“磅,磅,磅!”大门一阵晃动,“喂,小凡子你的房费到期了,在住下去就要交钱了。”房东太太大吼一声,很快就没了动静。

“到期了吗?”张凡叹了口气,若是以前自己现在也就收拾好东西回家等待大学入取通知书了,可现在不一样,回去了他的秘密难保不会被父母发现。

张凡的家并不住在本市区内,要说的话那应该是在一个山村内,数数也就一百多户人家,出门遇谁都跟自家亲戚似的熟悉。

其实张凡也很想回去,一来已经好长时间回去,怪想念二老的,而且他家那地方四周环山,肯定也是个练级的好地方,同时那里还生产许多的草药,张凡现在就想多炼些法力丹药,总不能每次都停下靠休息恢复法力。

“罢了罢了,明天就回家吧。”想着想着,对家乡的思念越来越强,也不知父母现在如何了。

……

越华山,也叫做鱼行山。传说当年在山下的一条河中游鱼多的数不胜数,但此情景却只有短短的三月,三月之后河中的鱼消息的一干二净,山下的村名认为是鱼神显灵,遂私下称之为鱼行。

张凡的家便住与越华山下的鱼村,他很喜欢这个地方,不光是因为他在这里长大,同时也因为这里的空气,环境,人情!这是一片未经破坏的原始之地。

车子在开到远水市就停了下来!就因为鱼村的原始,周遍都是泥泞的山路,一旦下雨就是行人都很难通过,更别说机动车辆了。

穿过一片密麻到阳光都无法穿透的树林,迎面就听到一阵轰隆隆的水声。一条十丈有余的水流从天而降,冲刷着光洁的岩石,溅起的水被风吹来感觉到一丝清凉。

长久的冲刷水流之下已经深成了一口深潭,蓝幽幽的,深不见底。张凡记的小时候就常常和邻居家的孩子一起到这里游泳,那时候他还奇怪为何如此清澈的水中偏便没有鱼。

用手捞起一点水喝了口,还是如此的甘甜,一点都没变。

张凡一笑,顺着水流朝下走去,这里的路就显得难走多了,尽是拳头大小的黄石块,不经常走的人都有可能扭到脚。

边走边看着四周那熟悉的风景,不知不觉得便到了村头。

远处,一只黄狗趴在那伸着舌头盯着四周来往的人,一见到张凡顿时撒开四腿飞也似的跑了过来。

“哈哈,黄仔,一年不见你肥了好多呀。当心被人给吃了。”黄仔在张凡身边绕着圈,脑袋还不时蹭着,极显亲昵之态。

黄仔一路跟着张凡后面,尾巴一个劲的摇着。

“小凡他妈,小凡回来拉。”一进去,张凡就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张大妈,怎么您越来越年轻了,是不是小环给你找了个好女婿呀。”

“哟,小凡这张嘴是越来越甜了!不过我闺女才15岁呢,你是不是看上拉!要不我把闺女嫁给你?”

“啊别别~这要是被小环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张凡一个劲的摇头,这要是娶了那丫头自己就不用活了,何况她现在还是个小LOLI。

路上见到张凡的人都热情的打着招呼,张凡也一一应答,现在他的心了显得暖乎乎的。

没到家,就看到一妇女站在家门前望着自己,一头短发,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长衣,“妈!我回来了。”

见到自己的儿子回来,张凡的母亲脸上挂满了笑容,连忙帮张凡拿下包,“回来就好了,这一年在外面生活的还好吧!”

“还行,考试结束本来就想回来的,可有点事耽误了。”张凡笑着,看到母亲的头上又多了几根白发,不禁心中一阵发酸。“爸呢?还在地里?”

“是啊,最近收成不太好,你爸在那看着呢。”母亲放好包,问道:“饿了没?中午做的还有点饭菜你先吃着,待回我去杀只鸡给你做点好的。”

“妈,不用了!我还不饿。”

母子儿人亲热的谈论,母亲问了许多学校的事情,张凡也一应回答着,母亲最为担心张凡考大学的事情,毕竟村里要是有个大学生还是很热闹的,到时候那家一定回摆上酒席邀请全村的人都吃上一天,出出风头。

虽然张凡说不饿,但母亲还是去厨房弄了点东西。张凡回到房间,所有的东西都像平常般摆放着,这时听到一阵轻微的呜呜声,张凡回头一看,就见一条混身漆黑的小狗崽望着自己。

“咦?谁家又多养了条狗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张凡家这的村子就家家户户养起了狗,原先张凡家也养了条,只是很早就死了,后来也就没养。

母亲从厨房走了出开,笑道:“这条狗崽你爸当初在地里发现的,那时候这狗崽受了伤,你爸就抱了回来。谁知道这狗崽伤好了就不愿离开了。”

“哦!”张凡一笑,伸着手过去。可这狗崽似乎很怕生,嗖的一下跑开了。

“居然跑了,看我什么时候把你变成经验。”张凡撇撇嘴。

晚上,父亲回来后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饭,张凡主动给父亲倒了一杯酒,父亲不爱抽烟,唯一的爱好就是喝点小酒,张凡特此还买了两凭好酒回来。想想还真是惭愧,本想给母亲也带点东西,可愣是想不起母亲喜欢些什么。

……

晚上,待父母熟睡之后张凡掩开窗户偷偷的溜了出去。白天练级怕被发现可晚上就没那个顾虑了,张凡这个村内一到晚上十点家家乎乎都关灯睡觉了。

打开采集与夜视模式,两不耽误。

越行山很大,大到足以让人轻易的迷路。不过张凡并不担心这点,从小到大他就是满天遍野的跑,说句夸张的他就是闭着眼睛也能走几个来回。

一路上偶尔采到一些草药张凡都仍在扳指内保存着,现在他才发现这扳指并不是很大,虽然每一组同样的草药占据一个格子,每个格子可以存放九百九十九个相同物品,但这格子实在太少了,现在张凡就已经采集到了十五种不同的草药,眼看着就要满了。

当然,包裹是可以扩充的,张凡也知道,只是扩充的话就需要把储物扳指重新炼制,前提条件就是需要鼎炉,张凡有吗?

向着山上走去,一路采了几颗七星木,这是一种很特别的花,颜色是土黄的!即使你的鼻子贴在花身上也闻不到丝毫的香味,但疗伤的话却有特殊的功效。

收好草药,蓦然听见一阵喀嚓的声音,张凡抬头一看只前几道光亮从树木中穿透而来,而且听脚步声,似乎人还很多,不禁心中诧异,这大半夜的谁还会跑到这荒山野地来?

借着树木的掩盖张凡小心的跟了上去。

“队长,这个消息不会是假的吧!你说谁会跑到这越行山上来,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多,除了看到一些菜药的药农,还真没见过谁没事跑这来的。”

“这可说不准,正因为这里地处偏僻,荒郊野外的没人来。赵则民才有更大的可能逃到这里。”

“这该死的赵则民,抓到他非狠狠的打死他。”另外一人道。

“不用你打死,赵则民杀害五条无辜的生命,他已经该死了,我们的职责就是把他缉拿归案。”那队长说了几句,马上又道:“好了,快到山顶了,大家尽量放轻脚步。同时把灯关掉,慢慢的上去,都小心点吧!这漆黑吗黑的还真不好走。”

几个手电筒同时熄灭,四周一片黑暗。张凡心道:原来这些都是警察,不知道这什么时候又出了个杀人魔了?好象电视上没报道吗。

其实这不是电视没报道,而是张凡最近一个心思都放在了练级上,对其他的也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了。

第七章 击毙

抓罪犯不属于张凡的职责范围,不过练级却是他的职业范围了,更何况一个杀人累累的罪犯,这种属于邪恶类型的NPC可是能获得很多功德值的。

“嘿嘿!”张凡轻笑一声,绕过头从另外一条路朝山上走去,他现在有夜视的能力加上对这地方的熟悉相信赶在警察之前到达山顶是很简单的事情。

这山上的岩石边有个山洞,小时候张凡经常去那个地方玩,尤其到了夏天里面更是凉快的不得了,相信现在这个叫赵则民的罪犯也就躲在那里。

在夜视的模式下张凡一路轻巧的跑了上去,动作灵活的仿佛一只猿猴,自从升级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力气越来越大,脚下轻轻一点人就滑出了两三米远。当然他也需掌握对这力道的控制,否则撞上某些障碍物那是难免的了。

山顶,风很大,即使现在已是六月中旬也感觉到一丝的凉意。

张凡找到那个洞穴,看了眼上山的路!毫不犹豫的进了洞穴。

冰凉的感觉更加浓了,手一翻,青虹以悄然出现,迈着脚尖小心翼翼的朝内走去,步履轻的宛如猫一般。

这洞穴深有百米,盘旋蜿蜒的向下延伸而去,走过第一个拐弯处时张凡显得更加小心了,“还有一半的路。”张凡深吸一口气,他现在也不由的有些紧张,虽然也是个NPC但在他眼中那还是个人,即使是个罪恶累累的人。

周围很静,静的他只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终于快要到洞穴的底部了,心中想起洞穴内部的情景,记得里面是一个石室,里面有个石台,还有两张石椅,一块吨重的平滑石头。张凡不知道这些到底是哪来的,从他懂事的时候这些就已经存在了。

张凡的身子顿时绷紧,脚下用力人如豹子般猛的朝前冲去,此时他离最后的石室已经不朝过二十米,若在小心的走过去很难保证不会被人发现,张凡不清楚动物是否如此,但是人都有一个奇特的感觉,只要有人出现在身后似乎都能感觉的到,区别在于各人的感识程度不同而已。

二十米的距离很快越过,一到石室张凡的眼睛已经扫过前方一百八十度内的所有情况。

呲!剑气挥舞而出击在了角落的暗处。

糟糕,中计!张凡一愣,没有听到击中目标的提醒脚下一滑赶紧向旁闪去,但却未时以晚,背后被一重物擦到,生命立刻去了一半。

一刹那的疼痛,同时感觉自己喘不过气的难受,抬头便看见一张扭取的脸狰狞的望着自己,嘴角挂着一丝殷红,更显恐怖。

“赵则民。”张凡顺了气,也对方打了下也不禁憋出一股怒气,他没想到此人尽如此厉害,若非自己躲的快恐怕那下就已被击杀了。

“该死的条子,老子躲到这里居然也被你找到。既然你送上门来那我也送你去跟前面的五个鬼做伴。”赵则民吼着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冲了上去。

张凡不敢贸然攻击,躲开的时候已经把赵则民的资料记在脑海。攻击高达八十,难怪如此厉害了。

“剑气!”张凡喊了声,手中青虹狠狠劈去,人的思维模式在对方说话的时候都会有一丝停顿,而张凡就是抓取这一瞬间,他没有把握能把对方秒杀。但是只要对方在停顿的时间内受到一道剑气势必会受伤,这么一来对付一个受伤的人就容易的多了。

赵则民显然是被张凡的话唬住了,尤其是剑气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只不过现实却不是莫名其妙的,很快的赵则民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前似乎被一把铲子插进了前胸,身子也被力量的惯性带的向后甩去。

唰唰,又是几道剑气朝着对方跌落的地方猛挥去。

“噗!”赵则民猛的一口鲜血吐出,终于停止了呼吸,但一双眼睛还瞪大着看着张凡,充满了不甘,疑惑,恐惧!

“人物击败通缉犯赵则民,获得修为值500,历练点100,功德值50。”

张凡不禁愕然,他知道杀掉罪恶的NPC都有很大的奖励,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大,修为值就先不说了,历练点却高达100!天啊,这可是杀一百只普通怪的收获了。

从赵则民身上搜出几百块钱,一把匕首还有一根石棍,击中张凡的就是这玩意,而攻击也达到了二十。把东西都扔进扳指,这是张凡打怪以来收获最大的一次,钱,装备都获得了,果然还是杀人好处来的最快。

“快点,快点!大家把这个洞围起来!”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接着便听道:“赵则民你听着,你现在已经被包围了,快放下武器出来投降。”

张凡不禁生出苦笑,平常这桥段在电视里看多了,现在终于也经历了一番,只有傻子才会放下武器出去投降的。

只是现在警察包围了外面张凡也不可能出的去。“也不知道那地方还能不能打开了。”张凡有些怀疑的说了声,摸到墙壁边的一角,他还记得小时候那次和村里的人玩捉迷藏,自己就躲在了这里,而当时背靠着墙却不知道怎么的就听到喀嚓一声身体突然就向后倒,当时因为害怕就跑开了,也就从那天起一直都没来过这里。

摸索到记忆中的角落,手按在墙壁上,用力!纹丝不动!咦奇怪了,张凡一阵诧异,自己手上所用的力远远超过小时候的后仰力量,难道这里被封住了?双手一阵乱摸,摸到底端帖进地面时听到那一阵熟悉的喀嚓时,张凡顿时欢喜!终于找到了。

喀啦啦,石门仿佛触动了机关般自动的打开,待到一个三十度角时便停了下来。张凡闪身而入,门竟然又缓缓的关上,真是神奇了。

“这……这是!”望到里面的摆设张凡猛的张大了嘴巴,一个五十多平方的空间,以四象八卦方位摆放着众多的架子,而每一个架子上排满了书籍,纸张的、竹简雕刻的,还有些居然是刻在石板上的。

“这,是谁把书放在这的?”张凡随意的拿起一本书,可手一抓上整个纸张顿时化为了纸屑,遗落一地。一见此状,张凡不敢在碰任何一物品,生怕不小心有毁坏了哪件东西。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走动的声音,张凡一闪人顿时靠在了墙壁上,耳边竟然清楚的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

一群拿着手电筒,手枪的警察如狼似虎般冲了进来,脚步噔噔有声,估计已经在外面喊了好长时间了。

“队长?怎么没有人啊!”一人说着立刻又呼喊道:“队长,那有个人!”

一阵沉默后,又有声音道:“此人已经死了,只是尸体还有温度,身上有那么多伤痕!张琪,你来看下下他的死亡原因!”

“是,队长!”

“其他人到处搜索下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线索。”

“队长!”那叫张琪的女警从尸体边站起来,满脸凝重,“死者经确定是赵则民,现在可以肯定是他杀,但到底是谁杀的那就……!”

“怎么?有什么问题?”

“是的,死者身上总有一十三道伤害,每道伤害似乎是被利器造成,深可见骨。但是很奇怪,按道理来说造成那种伤痕的同时周围肯定会被鲜血溅的到处都是,可现在除了从尸体身上流出的,其他都没血的痕迹。”

“嗯,你这个问题可以研究下!而且在死者身上造成十三道伤害,肯定是跟死者有很大怨恨的,待会回去后你把死者身前有过仇怨的人的资料都找出来给我。”

“是!”

外面的对话张凡都听的清清楚楚,一到对死者有仇怨的时候张凡不禁乐了,自己跟他哪有什么仇怨,只是当时怕他死不了所以多砍了几次,没想到给警察造成了这样的后果,真是世事难以预料啊。

“好了,留两个人在这里看守现场,一队的人到外面搜索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凶手遗留下的什么证据,另外几人先跟我回局里吧!赵则民虽然死了,可又多了一个杀他的人,这事有复杂了,哎!”

张凡现在急的都快跳出去打人了,你说要抓的罪犯都已经死了还不离开偏偏找什么人看守,看守也得等自己走了之后在看守啊!搞的自己现在成了瓮中之鳖,进不去出不得。

“等他们离开之后在把那两个看守的人打晕?”张凡暗自嘀咕着,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只是如此一来势必会让人知道当时有人躲藏在洞中,恐怕到时这个山洞也难免会被发现了。

“奇怪,我担心这些干什么!反正这山洞也是无主之物,说不定到时候还多出一个名胜古迹呢!”张凡望着这些书架呵呵傻笑着。

“谁说这山洞是无主之物?”

第八章 神秘人物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的张凡心惊胆颤,“是谁?”

“想知是谁不会自己进来看吗!”

张凡一愣,穿过那八卦方位的架子,左饶右饶豁然便见一桌子般大小石台,表面灰尘浮现,俨然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让张凡吃惊的时候这石台上却有一枯朽老者,一头稀落的白发垂于双目前,双臂掩藏在宽大的青袍中随意与双膝之上,样子仿佛一久坐枯禅的高僧。

“是你叫我?”自从见识到鬼怪之后张凡似乎对一切光怪陆离都有了很强的免疫,饶是面前这老者的模样更甚前者也无一丝惊慌之心。

老者微微抬头,从发丝中射出的目光由于刀刃般震颤人心,张凡不由得浑身震动,恍然间身上以冷汗淋漓,“不错,便是我唤你。你是何人,为何来此地?”

震惊与老者的实力,张凡不禁寻思这老者与那便宜师傅比怎么样?“前辈,我乃山下西面村落鱼村之人,此次来次只为一探究竟。”

“探究竟?就为了你刚刚所杀之人吗?”老者微微说道,语气之淡宛若一无情冰寒之人。

张凡不明白为何这人居于此处却知外面情况,难道是因为听到了自己和赵则民的对话?“不错,此人案犯条例,论罪当诛。”张凡一口话说的正气凛然,仿佛自己就是一个执法之人,老者虽然知道他杀人但却未必得知他是否公家之人。

“好了,你是否差人与我无关。刚见你诛杀之时挥剑时剑芒成形,但现观你修为不过才有入门不知你师承何派?”

张凡没明白这老者说的才有入门是何意思,但问到门派他就无奈了,自己只有一便宜师傅,他根本就没说是什么门派,“张凡只知家师名号玄冥,至于是何门派……这个现在一无所知。”

“你是说玄冥?呵,难怪如此!”老者蓦然笑起,声音仿佛带着一丝惊喜,对于张凡说的不知师门似乎早就了解,“说道玄冥我和他也有许久没见了吧,十年?二十年?已记不大清了。”

张凡也不知这人与师傅认识是否属实,管他呢!反正自己不管。

“好了,你也先走吧,念在你无心之过还是玄冥之徒我也不责罚与你,以后切莫在来打扰与我。”老者说着挥了下那宽大的袖口,低下眉目。

张凡暗道:你以为我不想走?要不是那帮警察我早溜之大吉,何必在这停留。

皱着眉走到出口处,侧耳倾听,外面毫无一丝动静,“奇怪,难道外面的人都走光了?”正想着,听那老者道:“外面之人以睡去,一时半刻醒不来的。”

“原来如此,谢过前辈。”张凡高兴道,打开石门果然见那留下看守的两警察已经昏沉过去,而那赵则民的尸体也以被带走。

不多停留,张凡赶紧朝山下而去,至于那洞中老者是否会被发现已经不是他需担心的,至于杀掉赵则民的事情会不会泄露他也一点都不担心。

“奇怪,赵则民为人,为什么杀了他我现在一点恐惧的心态都没有?难道我真的把他们都当成NPC了吗?”

张凡不知,世人惧怕杀人无非是事后难逃法律制裁,而一旦超越而法律之外也就一切都显得自然而然了。

……

下山后,一路上张凡又采集了些药,此刻已是日上三竿,张凡寻思着也该回家了。

清晨,鱼村中处处可闻鸡鸣犬吠之声,张凡深吸着这山中清新的空气,“这里果然比大城市舒服多了。”

田地里已见到村民开始一天的忙碌,见到张凡都笑着闲聊起来。张凡哼着小调前进一步,就听到后面一阵吵声,“大家都让让,大家都让让。”

转身就见到那隔壁邻居张大叔手上抱了一人,正急急忙忙的朝这里赶来,“哇,张大叔你大清早的抱着一个女子,你就不怕兰姨知道了拔了你的皮?”张凡大笑道,在那田地中工作的人一听也都轰然大笑。

“好你个小凡子,居然笑起我来了。快去你家找你父亲,别耽误了救人。”张大叔话不多说的直接跑掉,张凡一愣,这算什么情况的?那些村民一见似乎发现了什么事情也丢下农具全部跑掉了。

一到家,就见一群人挤在门口,母亲正陪着他们在聊着,

“妈?到底什么事情?”

“嗯?”张凡母亲一转身,急忙道:“大清早你到哪去了?我都找你好长时间了。”

“呵呵,我出去跑步了,在上学时已经习惯锻炼身体了。”张凡笑笑,继续道:“爸呢?是不是在看张大叔抱来的那人?”

母亲没有多问,“嗯,现在你爸正在看呢,那个姑娘惨哦,脸上到处是血,身上还有一些伤口,听你爸说那姑娘的头上的伤好象很严重。”

张凡诧异,便走到那张大叔身边,此刻他正讲着发现那女孩的事情,“你们不知道,当时我见那人一脸的血还以为死掉了,吓的我当时就坐在了地上。后来伸手在他额头一看,发现还有点温度,于是就急忙抱着带来给大仁看了。”

“张大叔,你是在什么地方发现那姑娘的?”张凡问道,鱼村生活的地方很隐秘,除了有人带平常少有人能进来这里,此刻突然见来一陌生人不知道是什么缘由。

“哦,就是在临水河边,现在你去还能看到有血迹呢。”

临水河吗?那是进村的必经之路,那姑娘倒在那显然是为了进到村子里,那她为什么又回在那受伤昏迷?村里人应该不会有谁去袭击一个姑娘,野兽就更不可能了,否则张大叔也抱不了一个尚且活着的人。

“那姑娘怎么样了?”张凡的父亲从屋中走出来,其他人连忙上去询问着。

“那姑娘身上的伤都不是很严重,只是头上应该撞到过什么东西,严不严重现在还不清楚,我现在去采点药来,小凡子,你和你妈看着点!”

“知道了!”

进到屋中,张凡一眼就看见了那倒在床上的女子,血迹被擦去后一脸苍白,但张凡却不禁猛吸了口气,第一眼的感觉就是这女子很美!一种病态般惹人怜惜的美。

“张大叔,没想你第一次救人就救了一个漂亮姑娘呢!”张凡朝身后的张大叔笑道。

“嘿嘿,嘿嘿!”张大叔似乎也有些局促,只是一个劲的傻笑不说话。的确,一个小小的村子很难出现这般漂亮的女孩子,加上他们足不出户,有些人更是一生都不出村一步。

所有人在张凡家逗留了一段时间也就陆续离去,女子在好看也是要工作的,否则大家吃什么?张凡暗笑着,不过他记得自己有些朋友是宁愿不吃饭也要看美女的。

生活,我的四季快乐之源

生活,我的四季快乐之源

生活是一块调色板,颜色的深浅在于自己,快乐就掌握在你手中。

题记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入睡时的那一瞬间,春天已经缓缓地向我们走来,小草在温暖的春风吹拂下,伸了个懒腰,直起了经受过一冬考验的身子。在一阵阵的春雨哺育下,吸足了养分,换上了一件嫩绿的衬衫,在晶莹剔透的露珠的映衬下,显得越发可爱了。

春天是一位杰出的音乐家,它用美妙的音符点缀着大地,小鸟唧唧喳喳地歌声,泉水丁冬的响声,小朋友们在碧绿的田野里尽情的欢笑声,谱奏了一首和谐美妙的乐曲。

春天悄悄地走了,火辣辣的夏天便飞快地来到人间,气温在39℃的时候,小狗等畜生都热得,烤得滋味就想洗个冷水澡。这样酷热的阳光晒得人都喘不过气了。如果去游泳池泡泡那该是多么惬意!当你完全置身于游泳池的那一刻,那清清柔柔的水,那舒展的四肢,那放松的心情,一切是那样和谐、美妙。你会感到夏天其实是一种快乐的享受,清澈的池水浸透你的心境。

秋天的田野脱去了绿衬衣,换上了黄毛衣,人们高声喊道:“秋天来了,万物要凋零了。”走在田野的小径上,我突然发现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在闪着红光,十分耀眼。走近一看,啊,是一簇簇盛开的芭蕉花。芭蕉花又大又红,随着秋风不停地摆动,就像是一团团燃烧的火焰。

11月过后,我们又一次的迎接冬天的到来,一阵北风呼啸而过,大雪覆盖了世间万物,大地不再有生机了,但好像是上帝,偏偏安排了我们来到这个粉妆玉砌的世界里来为它点缀,于是,这群活泼的少年们开始了工作了;雪人,雪球都是我们的杰作,这位冷漠的雪人爷爷也有了笑容,而且显得是那么的慈祥,那么的快乐。

走过了十几年的春、夏、秋、冬,让我们这才感觉到四季更迭带给我们的和谐的生活,有春的温暖,有夏的热烈,有秋的高远,有冬的圣洁!自然因四季而色彩斑斓,我们因和谐而丰富多彩。和谐的生活啊!是我们的快乐之源。




上一篇:令我最敬佩的人 下一篇:记忆中最深刻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