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难忘的一次打屁股

来源:日记200字 作文600字 时间:05-14 10:25
难忘的一次打屁股

我平时是一个很乖的女孩子,从不撒谎,考试也是在95分以上的,所以爸爸妈妈都很喜欢我,从来不会打我。但是,这一次,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因此爸爸和妈妈当着弟弟的面狠狠揍了我的屁股一顿,这是我难忘地一次被打。

那时候我因为迷上了电脑游戏,在爸妈不在的时候就偷偷玩,弟弟也不管我。所以我的成绩很快就下降了。一次英语考试,我因为没复习,所以自然都是考不好的啦,结果,我考了一个最低分:53分。

我一看到这个分数就傻了,心想肯定会挨骂,所以就冒充爸爸的签名,签到了试卷上。

可是,老师一下子就识破了,当即就打了电话给妈妈和爸爸,我当时还不知道,一回到家,妈妈就问:“英语考试成绩出来了吗?”

我说:“没有啊……”

“撒谎!”爸爸一拍桌子,“你们老师都打电话来了!”

我一慌,马上呆住了……

“今天必须要好好惩罚你了!”妈妈严厉地说。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不给看电视之类的,没想到,我洗完澡以后,妈妈就叫我到房间里,我一看,弟弟和爸爸也在,只见爸爸手里握住一个拖鞋,弟弟就捂住嘴巴在偷笑:“姐姐要挨打喽~”我一听,傻眼了。

“爱爱,你给我把裤子脱了!”

“什么?”我惊呆了,居然要打光屁股,还要当着弟弟的面?!”

“别啰嗦。脱!”

“我不!”

“好,”爸爸走过来,一把按住我,用手一扒我的裤子,接着又一扒内裤,我的屁股就露出来了……我羞得不行,脸像一个大苹果。

“啪”一股钻心的痛涌上我的心头,我疼得直蹬脚。

就在这时,爸爸的手松了一下,我乘机溜出去,不料又被妈妈抓住了,我又跑,最后没办法了,之后躲在床底下。这下,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我的屁股刚好露在外面,这下爸爸又使劲的打下去……

…………

打了大概30多下,爸爸才停手:“你马上给我跪在搓衣板上反省!写300字的检讨,然后明天当着我们的面念出来,写的要是不深刻,重写!”

说完,爸爸和妈妈就走了。

“哈哈,姐姐光屁屁咯,屁股像大苹果一样!”可恶地弟弟在一边嘲笑我。

我只好光屁股跪在搓衣板上,慢慢的写检讨……

这件事让我很难忘,因为我这一次挨打特别羞……

因此我也得到了教训,以后不撒谎了。

一次难忘的惩罚

今天下了一场大雪,外面鹅毛般的大雪很快铺满了大地和屋顶。

“同学们,下课了,请大家注意安全!”王老师在讲台上微笑着提醒我们。大家嘻嘻哈哈走了出去,留下我和陈蓓蕾关多媒体(电脑)。我发现同学杨书凯的电脑可以上网,便兴高采烈地“指挥”起这台液晶多媒体。

“嘿嘿,好玩!嗯!好玩!”我一边玩着“奥特曼打小怪兽”一边扭来扭去的笑。

“唉呀我的中队长先生,你就不能正常点?打扫卫生啦!”陈蓓蕾在电脑“防护膜”(玻璃)前大喊。

“陈蓓蕾你管什么?你哪来那么多事?你好好干就行了!”然后我又投入到游戏里。陈蓓蕾生气地说:“哼,一会儿我就告诉王老师去,让他找你爸爸,让你爸爸打你屁股!”我恼羞成怒,一甩无线鼠标,鼠标高高的飞出玻璃,砸在陈蓓蕾眼睛上。她立刻就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往外跑着去告老师。

我慌了,追上去问伤势,她还是一个劲往前跑着。我脚一伸,她摔到地上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倒在地上没有任何声息。我立马过去看,她头上破了2大块,手也扭曲了,脚蜷成一个。我大叫起来,立刻跑回班去关好所有电脑。

“呀!蓓蕾怎么了?”我从屋子里听见王老师惊讶地声音,然后我听见陈蓓蕾大哭着像王老师告状。

老师带着队伍回到了教室,低着头握着拳头。

老师瞪着双眼,怒发冲冠的冲我吼:“周鑫续,给我出去!罚站!放学让你爸爸找我!”

我走了出去,看到陈蓓蕾和她的父母站在外面用悻悻的眼神瞪着我,然后陈蓓蕾的爸爸甩给我了一个耳光,大骂:“你这个小子,有没有家教?今天你不把你家长请来当着全班面打你我就打死你个青皮瓜枣!”

我哭着拿着电话给家里打电话,接电话的是我最害怕的人_哥哥。

没多久,哥哥来了,看见我立马走上前狠狠地踢了我一脚,我倒在地上继续大哭不止。然后他提起我左右开弓打了10多个耳光,我眼前冒着金星快要晕死过去。哥哥再次踢了我一脚,我眼前一黑瘫倒下去……

我醒来后发现自己在教室里,大家都叽叽喳喳地讨论我一会儿怎么挨打。

马文同乐着对许棱未说:“估计啊!他哥哥会踹死他!”

哥哥进来了,手里操着藤条。命令我脱下裤子包括内裤。

我脱好裤子,脸红得像猴屁股,然后撅在讲台。哥哥走过来狠狠地抽了一下,我忍疼报数:“一!”然后哥哥又抽了9下,我的屁股已经皮开肉绽,我啼哭不止、泣不成声。同学们嘻嘻哈哈成一片。

哥哥在上课时走了,留下我继续上课。我屁股肿的高12厘米啊!大家都嘲笑我。

我接受了这次教训,它会使我记忆犹新……

难忘的一个人

黑中带银的头发,神采奕奕的大眼睛,还有她的热情……啊,我始终忘不了她!

记得,那天我生病了。妈妈把我送进了医院。我只觉得头晕,头痛。医院里那些刺眼的白帜灯照着我,我觉得更难受了。妈妈给我挂了急诊,她挽着我走进了“急诊室”。

是一位和蔼的中年女医生给我问诊。“怎么了?小同学,你一定是发烧了吧?”还没等我坐稳呢,医生阿姨便亲切地问了起来。我觉得温暖极了,人也精神多了。因为以往我看病的时候,那些医生都是冷冷冰冰的,使我感到很陌生。而且,这位医生太有经验了。还没有诊断,她就知道我是发烧了。从这一刻起,我就打心里的喜欢她,我觉得她是最美的医生。

医生阿姨轻轻地摸摸我的额头,又给我量了量体温。最后,她看了看体温计,皱起了眉头:“不好,39.2℃!”她似乎比我还着急。说着,她递给我一杯水。我喝下去之后,好像就没那么火热了。

接着该打针了。医生阿姨麻利地把针筒拆包,注药水,只等着我打针了。我一见到针头就怕,我立即躲到妈妈身后。妈妈千方百计地哄我,但她无论怎么哄,都无济于事。妈妈有点儿生气了,她说:“你刚才不是还病殃殃的吗?现在一听要打针就疯起来啦?”我高傲地噘起小嘴:“哼!我就是不打针!”

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是医生阿姨的点子多。她从抽屉里取出一样东西,然后神秘而又温柔地对我说:“你乖,快过来呀!”一听见有新鲜的东西,我连忙蹿到阿姨的身边。噢!原来是一部MP3!我迫不及待地听了起来:

“从前,有一个勇敢的小姑娘。她……”

我正听得入神,突然觉得痒痒的。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医生阿姨已经往我屁股上扎了一针。

“啊呀!这是怎么回事!”我拔掉耳塞大声喊道。回答我的却是一丝丝的疼痛。我看见,看见针筒里的药水在一格一格地减少。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墙上白色的挂钟“嘀嗒嘀嗒”的叫着,似乎在帮我倒计时:100,99,98……我不敢动,医生阿姨不停地叫我放松,慢慢的,我觉得一点也不疼了。以前打针我总是会哭的,但这一次我没有!这一切都归功于聪明的医生阿姨,她真好!一开始只像被蚂蚁咬,后来就没感觉了。

看完病了,我慢慢地走出医院的大门,时不时回回头,想多看几眼这位可爱的医生,好让我记住她…….

一件难忘的事(转载)

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许久了,但我还是记得十分清楚。

记得那件事是在五岁的时候,有一次我发烧了,爸爸妈妈带我去医院打针,可是医生看我的病却说打屁股针会好的快一点,爸爸一听会好的快一点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但是打屁股针会很痛,护士知道会很痛,就“笑里藏针”地走过来。假惺惺地说:“小妹妹,打针一点也不痛,打完了带你去吃肯德基。”我一听肯德基这几个字,心就软了,就高兴地说:“好吧,我答应,可是你不许反悔。”“好,好,只要你肯打针干什么都行。”听了这句话我才好好的躺在床上可我还是有点担心,就说:“轻一点,轻一点。”护士听了爽快的答应了。可到了打针以后,我就后悔了,因为拿针扎进去实在太痛了,把我的屁股都痛开花了。打针后的几天,虽然吃了肯德基,但屁股的肿仍然没消。唉!要是早知道我就死也不会答应的。以后我就再也不打屁股针了。各位小孩们,朋友们,你们以后打针时千万不要听那些“恶魔”的妖言惑语,这样你们的下场会像我一样。

通过这件事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就是以后不要随便听别人的话,也千万不要被一句甜言蜜语而“打动”了。嘻嘻,我说的对吧!

不乖可要打屁股喔

我是个十六岁的女孩。在一所著名的市重点高中读高一年级。我很优秀,各门学科的测验和考试的成绩名次都稳居班级前二名,年级前五名。初三就考出钢琴十级,取得大学英语四级证书。在各种学科竞赛中取得过不少奖项。在学校里是老师同学公认的遵纪好学,谦虚温顺,团结同学的好学生;在家里ye娴静,听话,,小鸟依人式的乖乖女。我的家庭令人羡慕,父母是“海归”人士,学有所成。妈妈是市级医院的内科主任医师,父亲是外资企业的高级工程师,收入颇丰。

我是父母亲的掌上明珠,可以说对我是呵护有加。但从小对我的要求非常严格。要我听从父母亲的教导和管教,不能越雷池半步。如果平时偶然调皮,偷懒不肯练琴,不按父母亲的要求做,或者成绩达不到父母亲的规定等,父母亲就要动用家法惩罚我。长期以来我也习惯了绝对服从父母亲对我的管教。父母亲对我的学习成绩抓得很紧,特别把测验考试的成绩看得极重。上了高中,就规定我的所有各科测验考试(除语文)的成绩必须在95分以上才不受惩罚,90---95分每失2分就要挨一下家法板子,80—90分每失1分就挨一下家法板子,70---80分每失1分就要挨二下家法板子,60---70分每失1分就要挨三下家法板子。语文学科的所得成绩乘上1.15的系数再按上述规定计算。按这样计算,如果有一天我得了64分,我就得挨5+10+20+18(3x6)=53下家法板子,屁股也要打烂了。幸好我的成绩很稳定地保持在90分以上。偶然一次失误也就是差个二、三分,这时妈妈不会惩罚我,但在她的小本子里记得清清楚楚,哪一次犯了大错或者考试考砸了,就要新帐旧帐一块儿算。

父母亲虽然受过国外的系统高等教育,但对国外的中小学教育很不以为然。认为国外对孩子的教育过于强调个性,强调自由,过于放纵,认为这种教育特别不利于女孩子的成长。据说这也是他们放弃国外优越的生活和工作条件,选择回国定居的原因之一(在国外父母亲体罚子女是犯法的)。父母亲信奉“棍棒之下出孝子”的教育方法。他们从小也是受到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严格管教,吃过不少家法板子的苦头。爸妈说:他们有今天,全靠长辈们没有宠着他们,严厉管教,三天一小拷,五天一大打才培养出来的。现在培养孩子的责任己经传到他们的肩上,他们也要靠家法板子把我培养成出色的人才。难怪他们把祖传的家法板子视为我家的传家宝了。那块家法板子是用结实的木头制成的,漆得非常光洁。有二尺多长,前部是宽10cm,长40cm,厚1.5cm长方形,两面各写有“家法出贤孙”和“方圆靠规矩”五个楷书大字。后部是直径30cm左右的圆柱形手柄,手柄上镶有象牙和银的装饰,端头有很精细的雕刻,有些像虎头,又有些像狮子头,还刻有“敦睦堂刘”几个小字。这块家法板子平时放在我衣柜的抽屉里,每当父母亲要惩罚我时,就令我把它拿出来,交到父母亲手里,父母亲就用它打我屁股。我非常害怕这块家法板子,因为它打在屁股上非常非常疼。每次挨打,我总是被打得泣不成声。

父母亲惩罚我的方法是十分传统的。妈妈说过,她小时候,家乡大多数家庭的里的小姑娘都是被长辈这样体罚的。我年纪小的时候,操家法板子责打我的大多数是爸爸,年纪稍大以后,就换成妈妈了,大概是为了不使我过于难为情吧。老实说,我感到还是父亲打得轻,而且不会严格按照预先说好的数目打。有时只要我讨讨饶或者哭得厉害一点,父亲会得饶人处且饶人,放我过关。妈妈则不然,不但出手很重,而且不管你如何讨饶,如何叫唤,都没用。不但预先说好的挨打数目不折不扣,一下不拉,而且还经常因为我哭喊挣扎,加倍惩罚我。

昨天晚上,妈妈又体罚了我。这是我踏入高中学习阶段的第一次。原因是我在最近一次数学测验中考砸了,得了78分。尽管看起来分数挺低,但含金量却不低。因为这次测验的题目挺难,挺冷僻。最后一道大题目全年级只有一个半人做出来了,其中一个就是我。还有半个是隔壁班级的一个男生,他只做出了上半题。为此老师还指名表扬了我。本来我应该是年级第一名的,就是因为最后一题思考的时间长了一些, 没有时间再对前面所做的题进行复核,以致匆忙中我没来得及改正在解另一道简单的大题目时所犯的一个低级错误,被老师扣了20分。但就是凭这78分,在班级里还能排第二名,仅比第一名低了2分。在年级里排名第六,因为并列第二名(80分)的同学有四位。一看到这发下来的测验卷子,我就知道回家后准会有一场风波。我想如果对妈妈解释解释,说明情况,可能妈妈会饶我一次的。对爸妈隐瞒是不现实的。我学校里的老师都曾经是我妈的病人,现在又把妈妈当作是他们的保健医生,我在学校里的表现和一举一动都会打电话通报母亲的。而且我从来不对父母亲说谎。即使明知说了真话,爸妈了解了实情后会把我揍扁,我也不会欺骗他们。这是我从小养成的习惯,是我的道德底线,做人最起码的准则。我觉得家法板子在我屁股上留下的疼痛比起因为说谎而必须担负的负罪感来说是微不足道的。

一进家门,我就感觉到了异样。没有妈妈的笑脸相迎,看见的是妈妈像挂了浆糊似的冷冰冰的脸。我叫她也不理睬。我明白她生气了。晚饭时爸爸也觉察到情况不对,我妈和我一改平常有说有笑的样子,都沉默无语。他舀了一碗干丝汤放在我面前,关切地问:“怎么啦?发生什么事啦?身体不舒服?喝吧,这汤很鲜!”

妈妈看了爸一眼:“你就只知道给你的宝贝女儿喂这喂那的,老宠着她,越宠越不象样了。长久没替她松松筋骨,骨头开始痒痒了。真把我给气死了!走着瞧,待会儿我还要请她吃竹笋炖蹄髈呢。”

“怎么啦,它犯了什么错?”

“哼,犯了什么错?让她自己说!”

爸爸回过头问我:“怎么回事?”

我哭丧着脸,轻声说:“数学考得不太好,78分。”

“78分,你听听,才78分!好嘛,创新低了,从来没有过的低分!亏你还好意思说得出口,我都替你羞死了!怎么,昏了头了?还是好久没有请你吃‘生活’(方言:体罚),人轻飘飘起来了,要飞到天上去了?腊烛(方言:自作自受),真腊烛。想想侬一个大姑娘,请你吃‘生活’呢,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可你又不争气,连78分也考出来了。”妈妈厉声说。

“爸妈,这次题目很难,大多数人都没做出来。我这78分在班里的名次还能排第二名……”

还没等我说完,妈妈就打断我的话:“好了,好了。别为自己辩护了。什么年级里只有一个半人做出来了,你算一个啊等等。我只晓得你是年级第六名,第一名是90分,比你整整多出12分。高考就是这么算的。要是北大清华只有五个名额,你第六名,就得出局!这就是现实,残酷的现实;这就是竞争,你死我畹募ち揖赫 D阌植皇遣欢 阂环稚下洌 酥 蟆W晕腋芯趸共淮砺?今朝一定要刹刹你的感觉。好了,吃完晚饭, 把长裤脱掉,跪在擦衣板上,一边做作业,一边好好反省。待我把东西收拾好了,再来好好收拾你这死妮子!”

看来今天的一顿家法板子是逃不掉了。我乖乖地端过一只小木凳,把洗衣擦板铺在上面,老老实实地跪在上面,开始做作业。这是我从小养成的习惯,爹妈的话是要听的,从来也不敢违背爹妈的吩咐。一个半小时,我就把大部份作业完成了,只剩下一点点英语作业。这才发觉双腿已经跪得发麻了。我悄悄地站起身,轻轻地溜出我的卧室。客厅里,爸妈坐在背着我的沙发上看电视。说来也真奇怪,尽管我的脚步轻得像一只猫一样,可刚走出房门,妈妈就发现了。“干哈?作业做完了?”

“还没有呢,我想去小便。”

“不准!回去做完功课再说。”我只好回到屋里, 继续跪着做作业。英语是我的强项,上高中以后,所有测验考试的成绩从来没有低于95分的。我很快做完所有的作业,默默地跪着。

妈妈进来了,随手关上门。“反省过了吗?怎么办啊?’’

“我错了,你打我吧。”

“算过吗,该打几下?”

“十九下。”

“好,就十九板。再加上学期你欠的物理三板,语文四板,总共二十六下板子,对不对?”我点点头。

“那好,按老规矩,过来!”我开始脱衬衣的扣子。按老规矩,每次受罚时要自己把衣裤都脱光,一丝不挂地接受惩罚。这在小时候倒没有什么,可随着年纪一年年大了,一个姑娘把衣服脱得精光,这有多难为情呀!我恨不得能有个地洞能钻进去。为此我曾找个机会,委婉地向妈妈提起过:“妈妈,我长大了,是个大姑娘了。脱衣解带的,挺难为情的,人家怪不好意思的嘛,而且很不雅观的。以后是不是不用脱衣了,好不好吗?我求求你了。”

妈妈看了我一眼:“怎么,你这丫头人大心大,怕难为情起来了。要说呢,一个长得一米六几的很丰满的女孩儿,这样赤身露体,坦胸露乳的,是有些难堪;但你有没有替爹妈想过,你考了个不体面的分数,使我们做父母的有多难堪,有多难为情吗?我们也无地自容啊!所以,我也想让你尝尝这难堪的滋味,这很公平。而且这也是老一辈传下来的规矩。老实说,我们这样把你关在你自己的房间里,请侬吃‘生活’,已经给足了侬面子了。我年青时犯了家规,外公从来不避外人,还不是自己扒了衣服,乖乖地把头和手钻进骨牌凳里,翘着屁股,外公就坐在骨牌凳上,用家法板子抽得我屁滚尿流,泣不成声。我和你姨一听到外公叫唤,就会情不自禁地混身哆嗦。现在呢,对你够客气的了,不告诉你老师,不告诉你同学,护着你的面子。你还想怎么样呀?真要怕难为情呢,就要好好读书,努力上进,不要惹我们生气。我们也乐得让你体体面面的,这不是很好吗?你是妈的女儿,在妈的眼里永远是孩子。不要说现在上高中,即使将来进了大学,工作了,要是犯了错,我照样让你脱了衣服挨揍。你信不信!”话说到这个份上, 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我不好意思地把衣裤脱去,光溜溜地跪在我家祖传的一只红木卧榻上。说起这只卧榻,有五十厘米宽,二米长,比一般的椅子要稍高一些。从我记事开始,父母亲就在这老一辈流下的旧物上体罚我了。妈妈拿出一条长布条,先把我的两只脚在脚踝处扎紧,然后让我反剪双手,用布条把双手和双脚捆在一起,再用另一条布条把脑后的马尾辫系牢,猛地往后拉,让我尽量抬起头,挺起胸,再把布条固定在卧榻脚上。这样我一点也动弹不得了。这种捆绑的方法是妈妈家乡体罚女孩子时,为了不让女孩子挣扎的一种常用的方法,叫扎三角棕子。扎妥以后,妈妈拿出一根中医用的金针,开始扎我胸部。扎的时候,钻心的疼,痛得我忍不住叫出声来。“这一针,让你长记性;这一针呢,看你还敢不敢稀里糊涂;这一针,叫你再考78分……”一针又一针,我一点也动弹不得, 只得一边呜呜地哭一边讨饶,尽管我知道这是没有用的。妈妈在我左乳房上扎了十几针, 再在右乳房上扎了十几针才罢手。我呢, 早已泣不成声了。这种独特的刑罚是父母亲家乡的古老的方法,在那里流传着一整套专门惩处年青媳妇、闺女的体罚方法,叫“女儿刑”,用缝纫针刺胸就是其中一种。从初二开始,每次挨家法板子责罚前,妈妈就会如法炮制。实际上,针扎进胸部时的疼痛,尚可忍受,最难忍受的羞愧。这种羞辱比肉体的痛苦更刻骨铭心,令人难忘。

“女儿长大了,有她的自尊心了,我担心我们的这种教育可能不太妥当。”爸爸对妈妈说。

“有什么不妥当的?你啊,只会宠着她,宠她可对她没有好处呢。你晓得吗?一个女孩儿要学坏可比男孩子快,一旦走上歧路,要拉回来就难多了。”

“我觉得女儿像现在这样已满不错了,很优秀呀,不容易的。”

“她的路还长着呢。眼下要考初中了,进重点初中是第一步,以后才能进重点高中,才能进名牌大学。你没有看到现在的竞争有多激烈,许多名牌大学的本科毕业生也找不到专业对口的好工作,如果考不上一所名牌大学的话,她的前途不就完了吗?我们曾经约定过,要把她送进清华、北大或者哈弗、斯坦福。实际上她有这个潜质。将来啊,她肯定比我们有出息。你可不能心慈手软,半途而废啊,这可关系到女儿的一生呢!你别忘了,你也是在你父亲的皮带抽打下长大的嘛。还说要没有你的严父,你进不了清华,进不了麻省,不会有今天。我相信,将来女儿长大了,会感谢我们的。”

“可她必竟是个姑娘,是个女孩子……”

“女孩怎么啦,你看,又要重男轻女了是不?要知道,现在学校里拔尖的女生比男生多……”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哦,我明白了。其实,你不懂女孩儿。女孩对自己的身体是很敏感的。我要的就是她的难为情,她的不自在,羞愧得无地自容的效果,这比板子敲屁股更令人刻骨铭心,一辈子也忘不了。”

“可我看到她求饶时哭泣的模样和那可怜兮兮的眼神,我的心就发颤。”

“你以为我不心疼吗?俗话说,女儿是当妈的心头的肉,打在儿身上痛在娘心里啊!可为了她的将来,她的幸福,我不得不狠狠心。但我的心在淌血……”妈妈的声音开始呜咽。

……

我没有再听下去,我默默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泪珠儿滚落了下来。我很想扑在妈妈的怀抱里痛痛快快地哭一场。我似乎一下子长大了。眼前浮现出一幕幕父母亲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爱的场景:有一次妈妈陪我学钢琴。晚归的时候,天气发生了突变,刮起了寒峭的西北风,气温一下子降了好多。妈妈脱下自己的外套,把我裹得严严实实。自己只留下单薄的衣衫,冷得索索发抖,后来还生了一场肺炎……又有一次,我数学没考好,爸爸惩罚了我。同时,还仔细分析了试卷。发现我出错的原因是对某一基本概念一知半解。一连几天晚上,爸耐心地给我全面讲解了这个概念及相关知识。深入浅出,严密而又生动,就像是个循循善诱的导游,把我领进了一座堆满熠熠发光瑰宝的殿堂。使我第一次发现数学不仅仅是一堆枯燥的数字和定理,竟然还有如此有趣,神奇的天地。使我从此不再把学习数学视为一种负担,反而对数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每次解出一道难题,就好像发掘到一颗钻石,令人兴奋不已……想到这里,我暗暗对自已说:“爸妈,女儿懂得了你们的心。我一定要努力,一定要优秀,决不辜负你们的期望,我会有出息的。”我深切地感到爹妈的体罚其实是对我挚爱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爸进来了,坐在床沿上,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对我说:“还疼吗?给,止痛喷剂。我给你喷……不,还是你自已喷一喷吧。很快就会止痛消肿的。妈妈要我嘱咐你,明天上学不要起得太早,不要骑自行车。我上班时先开车送你去上学,下午妈妈会驾车来接你。记住了,车还是停在老地方……唉,别怪你妈,她完全是为了你好啊……”

“谢谢爸。”我接过爸递给我的止痛喷剂,轻声地说。

老爸拍了拍我的头,带上门出去了。我支起身,走到衣橱镜前,撩起睡裙。哟,这次被妈妈打得还不轻呢,整个屁股通红通红的,肿起来了,皮肤变得好像透明似的。大腿根还有好几条发紫的肿起的梗道。我用止痛喷剂对准屁股喷了喷,一阵清凉清凉的感觉传遍了全身。好舒服啊,这种运动员专用的止痛喷剂很灵,疼痛减轻了不少。

夜已经深了,喧嚣了一天的城市渐渐地安静下来了。我没有丝毫睡意,关上灯,走到窗前,向窗外望去。一轮明月从云层中钻了出来,向人间撤下一片银白的柔光。对面小区花园里的树木亭榭模糊不清,像披上一层柔曼的轻纱。它们的剪影很像古代城墙楼阁的轮廓,使人联想起那遥远的过去:家法惩罚作为长辈管教小辈的一种方法己流传了上千年。现在虽然有人指责这种教育方法是简单的,野蛮的,甚至是残酷的,它摧残了儿童个性的形成,但仍在许多家庭里被家长所采用,并视为行之有效的唯一方法。在今天这样一个月光皎洁的晚上,天下又有多少男孩女孩像我一样被父母亲重重地责打。我认为,这种家法板子之所以得以存在并继续流传是有它的理由的。就我而言,我是被爹妈的板子打大的,但不得不承认,尽管惩罚给我带来的肉体痛苦是不能忘怀的,但对我的成长,是功不可抹的。坦白地说,没有父母这样严厉甚至残暴的管教,我不会取得今天的成绩,至少不像现在这样优秀。

就拿学钢琴来说,其实我不是一个有音乐天赋的女孩。记得我四岁那年被逼着学钢琴,我非常痛恨和害怕学琴。那单调的,无休无止的练习曲像一根根套在脖子上的绞索,让我透不过气来。钢琴的启蒙老师和父母的要求严格。姿势啊,指法啊,稍有差错,屁股就会遭殃。那时,被责令光着屁股坐在钢琴前练琴是常事。还经常被爸爸揪过来,让我伏在他那大腿上,用板子揍我。揍完了还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继续重复那单调的练习曲。我是多么憎恨这钢琴啊!我几次做梦都梦到钢琴被好心的大象用鼻子高高卷起,丢出窗外,重重地摔在地下,一下四分五裂,那时我是多么开心呀!然而睡醒了,张开眼睛,想到又要重复这该死的乐曲,我忍不住要哭……然而,慢慢地,我在无数次被逼的重复中渐渐发现这音符不再枯燥,一个个像小精灵一样活泼起来。你听,这是小白兔在欢跳,那是布谷鸟在叫咕咕,而那一串又像大象在踱着绅士的方步……再加上爸妈让我看带有美丽异国风光的MTV和经常听CD,不断地给我讲“天鹅舞”、“白雪公主”、“莫扎特和贝多芬的故事”等等,帮我理解音乐的内容,音乐开始对我展示了她的美丽。她增强了我的想象力,带给了我快乐,而我指尖下流淌出来的乐曲像山间的溪流一样,不再呆板,奔放起来,动听起来。我从一开始逼我弹变得我想弹。我开始忘我的拼命地练琴。现在,当我弹奏起莫扎特的小步舞曲时,眼前会浮现出在美丽的阿尔卑斯山的山麓下,坐落着一个带有尖顶教堂的小山村。在繁花似锦的草地上,一群少男少女随着乐曲在翩翩起舞。舞步是那么轻盈,场景是那么欢乐热烈。于是我手指下的琴声就很自然地流了出去,就像我的心在歌唱。难怪我考钢琴十级时,评委老师听了我的弹奏后说:“技巧不算顶尖。但她对乐曲的强弱和节奏的处理十分好,对乐曲的内涵有很强的悟性,弹出了她自己对乐曲独特的理解和感情。她使乐曲有了灵魂,她把乐曲弹活了。这种悟性在像她这样年龄段的孩子中是难能可贵的。”要不是母亲不愿对我的将来作过早的定向,我早被音乐学院附中录取了。

家法板子敲在屁股上的疼痛还教会了我一个道理:学习任何一样东西,比如书法、舞蹈、乃至任何一门学科,就像爬一座山。在起步阶段,从山脚下开始往上攀登时,都要经历一段枯燥的,单调的,漫长的基本功训练的路程。在这路程中,没有好的风景可看,除了汗就是泪,除了拼命还是拼命。只有咬紧牙关,不停地向上攀登,上到一定的高度,才可能峰转路回。一幅如此旖旎瑰丽的景色呈现在你面前,你会惊奇地发现无限风光在险峰。这时你会不由自主地向前狂奔,去发掘未知的世界。但对于孩子来说,身在山中不知山。特别在刚爬山的时候,没几步,就累得想走回头路,或扒下了,不再前进了。这时家法板子迫使你不敢走回头路,更不允许你有稍许的懈怠和喘息。我正是被爸妈逼着,打着,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向前爬,才能领略到成功的干甜。老师,同学,亲戚都夸我聪明:说学一样像一样,进入角色快,各科学科成绩拔尖,会跳舞,游泳,绘画,书法,辩沦会上思维敏捷,担任学生会领导工作干练,甚至一般时尚女孩所不屑的女红,绣花及烹饪我也会一点。但他们那里知道,每一种“优秀”无不是用汗和泪换来的,它的后面包含着多少家法板子在我屁股上留下的痛楚。每一种才能都是被爹妈逼上梁山的.

现在,进了高中以后,妈妈对我的这种体罚就只能给我带来委屈和羞辱。因为我已经形成了一整套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同时,我有了自己生活的目标,就是要通过不懈的努力,实现爸妈对我的期望。我已经走进了这座知识大山,已经看到了有气吞山河的瀑布,有翠绿成荫的森林,有繁花似锦的草原……,我尝到了探索的乐趣。正是这种乐趣使我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业余时间自学完了高中的数学,物理和化学,并正在自学数学分析,大学物理和理论力学。有了这些知识作基础,对于一般的试题我要求自己不但要解出来,还要从各种不同的解题的方法中找出一种最简便的解法。这就是我在各种大小测验考试中始终能名列前茅的秘密。偶然一、二次粗心或失误其实说明不了什么,对于这一点妈妈也清楚。当然我十分理解妈妈,现在为什么还要把教育小女孩子的体罚来惩罚我这个已经长大了的姑娘。实际上家法板子已经异化成她爱到极致的扭曲。她用板子打在我屁股上的疼痛告诉我她的存在,她的关注,暗示我不要漠视父辈的期望!同时她也借此来渲泄她的急躁,忧虑和无奈。正像我也想借助妈妈的惩罚,好好地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好减轻一些我的紧张和压力。

我终究会长大,也会为人妻,为人母。那古老的家法板子总有一天会传到我的手里。我会让它重新开始一轮新的轮回吗?我想只要有高考,只要有竞争,只要对未来有憧憬,那么这猫抓老鼠的游戏将永远会继续下去。

于是,我坐到电脑台旁,打开电脑,把一个姑娘家所羞以启齿的这一段真实生活写下来。我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让人们了解现在一个中学生,特别是肩负着长辈太多太多期望的沉重十字架,在学海里泅渡时所感受到的甜酸苦辣;让人们理解那些对子女的未来充满着憧憬的父母们注视着自己心爱的子女在学海里挣扎时的焦虑,无助和无奈。




上一篇:神秘岛读后感 下一篇:观地雷战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