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一件连衣裙

来源:日记200字 作文600字 时间:04-20 15:43
一件连衣裙(转载)

一件连衣裙

“您喜欢我的连衣裙吗?”她问一位正走过她身边的陌生人。“我妈妈专给我做的。”她说道,眼里冒出了泪珠。

“嗯,我认为你的裙子真漂亮。告诉我,小姑娘,你为什么哭呢?”

小姑娘声音有些颤抖,回答道:“我妈妈给我做完这条裙子后就不得不离开了。”

“噢,是这样,”陌生的女士说。“有你这样一个小姑娘等着她,我敢肯定她很快就会回来的。”

“不,女士,您不明白,”女孩透过泪水说,“我爸说她现在和我爷爷在天堂里。”

女士终于明白孩子的意思了,也明白了她为什么哭泣。她蹲下,温柔地把女孩搂在怀里,她们一起为离去的妈妈哭泣。

忽然小姑娘又做了件让女士感到有点奇怪的事。她停住了哭泣,从女士怀抱中抽出身,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开始唱歌。她唱得如此轻柔,几乎像是在低语。这是女士听过的最甜美的声音,简直就像一只非常小的小鸟在吟唱。

小女孩唱完后解释说:“妈妈离去前经常给我唱这支歌。她让我答应她我一哭就唱这支歌,这样我就不哭了。”

“您瞧,”她惊叫道,“真管用,现在我的眼睛里没有眼泪了!”

女士转身要走时,小女孩抓住她的衣袖:“女士,您能再停留一小会儿吗?我想给您看点东西。”

“当然可以。”她回答,“您想要让我看什么呢?”

小女孩指着裙子上的一处,说:“就在这里,我妈妈亲了我的裙子,还有这里,”她指着另外一处,“这里有另外一个吻,还有这里,这里。妈妈说她把所有这些吻都留在我的连衣裙上,这样我遇到什么事哭了,就会有她的亲吻。”

这时,女士意识到在她眼前的不是一件连衣裙。不是的,她在凝视一位母亲……这位母亲知道自己将离去,无法随时守候在女儿身边,吻去她知道女儿必然会遇到的种种伤心事。

所以她将所有对她美丽女儿的爱倾注在这件连衣裙上,现在,女儿如此骄傲地穿在身上。

她看到的不再是身穿一体简单的连衣裙的小女孩,她看到的是一个被妈妈的爱裹着的孩子。

最难忘得一件事(转载)

最难忘得一件事

在我12岁的记忆里,有那样一个人和一件事。过了几个春秋。都使我难忘。像一块烙饼,深深的烙在我的心中。

在我的记忆里那是个暑假,天气酷热。我穿着一条蓝色的连衣裙。我准备去爷爷家度过两天。

马路拐弯处有一个绿色的信箱,在朝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由于接连几天下雨,信箱前面有一大片水洼。我站在信箱的一边,欣赏着早晨的美景。

太阳渐渐升高,车还没有来。这时,一位穿着洁白连衣裙的小姑娘,手里拿着一封信,一蹦一跳地向信箱跑来。小姑娘的后面跟着一位白发老爷爷,老爷爷手里拿着一把剑。看样子,这爷孙俩是刚刚结束晨练,顺便来寄信。小姑娘刚刚来到信箱旁边,突然,一辆摩托车从马路北面行驶过来,恰巧对面又开来一辆大卡车,骑摩托车的小伙子匆忙中把车开进了水洼,一股水浪夹杂着泥点向我这边甩过来。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太意外了,我只来得及惊呼一声,车已经开走了。低头看看,我的鞋上、腿上满是泥点。再看看旁边,小姑娘的白裙子简直变成了黑裙子。连那信箱也未能幸免,变成了一个“大花脸”。

我生气地说了声“真倒霉”,掏出手帕擦起泥点来,还边擦边像小姑娘望去,心想:她还不哭一鼻子?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小姑娘看也没看自己的脏裙子,把手中的信放在已经走到她身边的老爷爷手里,掏出一块洁白的手绢擦起那脏乎乎的邮箱来,他那只拿手绢的小手忙上忙下,一个小泥点也不放过。那位白发老爷爷在一旁看着她微笑。

我呆呆地看着,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一会儿,小姑娘擦完了,她直起身,看了看被自己擦得干干净净的信箱,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那位老爸爸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块手绢,递给了小姑娘,说:“来,擦擦裙子。”小姑娘这才低下头擦裙子上的泥点。老爷爷一边把信投进信箱,一边笑眯眯地对小姑娘说:“璐璐,裙子脏了,心疼吗?”小姑娘一边擦一边用甜甜的声音说:“不心疼。裙子脏了可以洗,这只是我一个人的事,信箱每天都有人用,它被弄脏了,这可关系到许多人的事。”听了这爷孙俩的对话,再想想自己刚才的言行,我不知不觉地脸红了,惭愧的底下了头。再抬起头来时,我看到那爷孙俩已经有说有笑的走远了。“滴滴……”,盼了许久的汽车终于的汽车终于来了,我上了车。车启动了,我回过头去看,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那洁净的信箱又在闪闪发光了。在那金色的光芒中,我仿佛看到了小姑娘那纯真的笑脸……

仙术院(一)(半传载)(转载)

我叫美仙。爷爷说我妈妈是仙术师,所以不能与我见面。21天前我离开家乡,去仙术院求学。我想成为仙术师,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见到妈妈……

正文:

“又掉下来了!”美仙气急败坏地想着,望着那座老高老高的山,挠了挠后脑勺。“仙术院就在上面,我必须得爬上去!”美仙打起精神,再次挑战高山。“哇呀呀!一座山就想阻挡我?!我可是未来的仙术师!”一步一步,美仙艰难地往上爬。要爬上这山对她可不容易啦,美仙有恐高症呢。

“呼!呼!”两只手搭在了山顶崖边,“终于爬上来了!”美仙松了口气。掌下软软的草地闪着柔和的光,难道说……“报读仙术院的同学请过来!……后面的同学请集中到树下!”这里就是目的地?!

美仙一蹦三尺高:“我找到啦!我成功了!”不过当她一转头……“啥米?!”她看到了一只眼睛?!还发出“啾啾”的叫声?!

“哇!”一个树桩与青蛙的合体物!头上还长出了一长条……末端连接着那眼睛?!“怎么会有怪物?!”美仙被缠住了脖子!“唔……好……好难受 ……”美仙拼命挣扎,但那触手缠得好紧,她快透不过气来了……

有没有搞错!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到达目的地的!

“光?”好亮的光!触手突然松开了!“诶!”美仙滚了几圈便立刻爬起来,“啊,它要跑掉了!”“这就想跑路了?”嘴边泛起一丝微笑……“缠绕!”一个留着绿色短发的女人脱口而出,地上瞬间拔出无数藤蔓,把怪物捆得动弹不得。“抓到了!”那女人喊。美仙则使劲鼓掌。“精彩!”她想。

“弘老师,接下来看你的了。”绿发女人笑着说,而旁边那肩头站着一只大白鸟的金发男子,手中聚起一团白光。“真是的,”他小声嘀咕道,“本想耍耍老师的威风,却遇到这种动动手指就能解决的小虫怪……”他的长发在空中票动着,一下子掷出了光:“还原!”那怪物越变越小了。过了一会……“好可爱耶!”美仙对着已恢复原形的“怪物”喊。

“已经没危险了。”金发男子向美仙走来,“想清楚,要做仙术师,得和这种怪物打交道。……怕吗?”

这个人……就是仙术师?好棒的人!

“不怕!我想做仙术师!才不怕怪物!”美仙大声答道。“那么,”他说,“欢迎报考地学院。”

“太好了!我也要成为那么棒的仙术师!”美仙想入非非。

“你还好吧?没受伤吧?”一个长头发,穿着紫色连衣裙的女孩急急地跑过来。“我没事!”美仙开心地答道。女孩说:“我叫玉。你真幸运,有弘老师和迪克兰相助!”

“我叫美仙,你是仙术院的学生?”

“我和美仙一样,还得接受最后的考核,成功了才能被录取。”

什么?还有最后的考核?我还以为已经成了呢……(失望)

“那最后一关是什么?”美仙耸耸肩问玉。“我忘了。”“呃?”“我有健忘症,有时候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哦……哦。”

“后面的同学请过来!后面的同学……”

“大家路上辛苦了,请随便享用自己喜欢的水果。”弘老师在树下巡视。

“美仙!我请你吃香瓜!”玉兴冲冲地跑过来。

真好吃,香香甜甜的。虽然水果很好吃,但我一直惦记着最后一件事……

“不要给自己压力哦。”“弘老师?”弘老师微笑着:“没有自信是不行的。坚持最初的信念是很重要的事。”

美仙愣了几秒,又笑着回答:“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仙草!我想起最后一关是什么了!”又是玉……

“是美仙不是仙草!”美仙无奈地提醒道,可玉根本不理她:“就是这个!最后一关就是选吃这树上的水果!吃错了就要被淘汰!”

什……什么?!

“怎么不早想起来?!万一吃香瓜是错的怎么办!我吃了好多!”美仙冲着玉大吼,玉也没办法:“我也吃了……”

“老师,选水果的事是真的吗?”美仙跑到弘老师那儿问。“没错。”他答“有成功者,就得有失败者,看你想选哪个。”

“难道她选了香瓜?” 一旁的迪克兰默想。

而此时,美仙脚下的土地慢慢下陷……

“哄!”

她陷了下去……

“啊啊啊啊_”

我千辛万苦来到这里!竟因为选错水果而失败?!

不要!

升“旗”事件(转载)

卡特侯尔特庄园要举行宴会。许多人要从勒奈贝尔亚和外地来,艾米尔妈妈已经连着几天忙着准备饭菜了。

“这下花不少钱,”艾米尔爸爸说,“但要搞宴会就得花钱,太小气了也不行。可是,你的肉丸子还可以做得小点。”

“我做的肉丸子正合适。”艾米尔妈妈说,“不大不小,又圆又脆。”

她做得确实不错,另外她还做了烧排骨、小牛肉卷、鲱鱼拌沙拉、醋渍鲜鱼、苹果饼、鳗鱼肉冻、酱拌凉菜、布丁甜食,还有两个特大的奶酪蛋糕和许多特别好吃的香肠。香肠是这么美味,使许多人从很远的地方慕名而来。

艾米尔也特别喜欢这种香肠。

今天确实是值得开宴会的一天。阳光明媚,丁香花与苹果花争艳。花香鸟语,整个庄园如同仙境一般美妙地坐落在小山坡上。

路上铺的碎石子刚刚耙过。房子的每个角落都打扫得干干净净。饭菜也准备好了,现在不缺什么了。不,还有一件事!

“唉,我们忘了升旗了。”艾米尔妈妈说。

这句话立刻使艾米尔爸爸行动起来。他跑到旗杆前,后面紧跟着艾米尔和小伊达。他们想看着旗升到顶上去。

“我想,这次宴会肯定会搞得很愉快,很成功。”当厨房里再也没有别人时,艾米尔妈妈对李娜说。

“嗯。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是不是最好先把艾米尔锁起来?”李娜说。艾米尔妈妈用责怪的眼光瞪了她一眼,没有答话。

“嗨,对我怎么都一样,我们等着瞧好了。”李娜把头一偏,嘟嘟囔囔地说。

“艾米尔是一个可爱的小家伙。”艾米尔妈妈用非常坚决的口气说。透过厨房窗户,她看到她那可爱的儿子正在和妹妹跑着玩。他们两个都是漂亮的小天使,艾米尔妈妈想。艾米尔身穿带条纹的衣服,一头卷发上戴着他的长舌帽。而小伊达穿着红连衣裙,圆圆的肚子上系着一条白色腰带。

艾米尔妈妈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但是接着她又焦急地向小路那边望去,并说:“但愿安唐已经把旗升上去了,我们的客人随时都会到的。”

看来升旗正在顺利地进行着。令人恼火的是,正当艾米尔爸爸忙着升旗时,阿尔佛莱德(艾米尔家的工人)从牛棚里急匆匆地跑来,用地道的斯毛兰土话喊道:“下小妞(牛)了,下小妞了!”

这肯定是布罗卡这头狡猾的母牛搞的鬼,它非得在人们忙着升旗的时候下小牛犊不可!

艾米尔爸爸不得不扔下手里的旗子向牛棚奔去,但是艾米尔和伊达还留在旗杆下。

小伊达抬头使劲儿望着旗杆顶上的金色顶帽,“这么高呀!”她说,“从那顶上大概可以看到马里安奈龙德。”

艾米尔正在想什么,但是只有一小会儿。“我们可以马上试一下。”他说,“你想让我把你升上去吗?”

小伊达高兴地笑了:“嘻,艾米尔真好,他总能想出些好玩的游戏来!”

“想,我真想看看马里安奈龙德。”小伊达接着说。

“这可以办得到。”艾米尔友好地说。接着他拿起钩子,挂住伊达的腰带,并用双手抓住升旗的绳索。

“现在开动了。”艾米尔说。

“嘻嘻。”小伊达笑着。

小伊达升起来了,一直升到旗杆最顶部。接着艾米尔把绳子结结实实地缠在旗杆上,就像他爸爸常做的那样。因为他可不想让小伊达掉下来摔着。现在她挂在那里,再也没有这么结实牢靠的了。

“你看到马里安奈龙德了吗?”艾米尔喊道。

“没有,”小伊达回答说,“只能看见勒奈贝尔亚。”

“唉,勒奈贝尔亚……那么,你想下来吗?”艾米尔喊道。

“不,现在还不,”伊达回答说,“看看勒奈贝尔亚也挺好玩的。不过,现在来外人了!”

(未完待续)

触不到的比翼双飞翅(转载)

"欢迎光临!"店员小姐礼貌地鞠躬迎接我们,声音甜美得让人感觉像是迎面拂来一阵春风。

蒙太一直冲进了店里,摸着下巴环视了一周,最后目光落在了一条悬挂在店中央的绿色蕾丝连衣裙上:"呜……这个!喂,服务员!把那条裙子拿下来给我的小麻雀试穿!"

"……"店员小姐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又转头看了一眼那条漂亮的绿色连衣裙,忽然一改刚才的甜美,挑起细细的眉毛,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嘲讽,"对不起,那条连衣裙已经被预订了,不能试穿。"

"那……那……"我尴尬地抽动了一下嘴角,"那就不用了……"

"嗯?不能试穿?!" 蒙太一黑着脸,怒目圆睁地瞪着那个店员小姐,"小麻雀要穿的衣服,就算已经穿在了玉皇大帝的身上也要给我脱下来!快点去把那条绿色的裙子拿来!少废话!快去!"

店员小姐先是一怔,当她突然看到蒙太一脖子上那条醒目的骷髅头项链的时候,脸色突然一变:"好……我,我这就去……"

"欢迎光临!"

门口店员热情的高声招呼打断了此时紧张的气氛,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店铺里,我的心突然沉入谷底,蒙太一张大的嘴几乎能塞下一只鸡蛋!

月学姐?!

我呆呆地看着月学姐,思绪一片混乱。她真的回来了,那么那天在舞台上我看到的一切并不是错觉?!我不确定地再次看着月学姐美丽而精致的脸庞,真的是她--月学姐!

"秋秋?"我耳边响起了月学姐温柔的声音,"秋秋,真的是你吗?"

"啊……是……是我……月学姐,你好……"我用力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朝月学姐点点头。

"太好了,秋秋,昨天走得太匆忙,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呢!"月学姐微笑着走到我的面前,"你是来选衣服的吗?"

"河小姐,这位小姐看中了您预订的衣服。"店员小姐微笑着走过来,手里拿着那条连衣裙。

"啊,这个……对不起,月学姐,我……"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店员小姐说这件衣服是月学姐订的,我突然感觉很心虚,好像是偷拿了别人的东西一样。

"秋秋,你穿这条裙子会很漂亮的。"月学姐温柔地笑了笑,"要不,我把这条裙子送给你吧!"

"不,不……这条裙子……不好意思……再见!"我想也没想,把裙子递到月学姐手里,只想赶紧离开。

"对了,秋秋……"月学姐突然从身后叫住了我,我的身体就这样僵硬地维持着一个奇怪的动作,"因为我和明刚回来,明天我打算在家里办一个烤肉派对,希望你和蒙太一一起来参加,好吗?"

金映明真的回来了!

我不是在做梦,那天在舞台下的果真是他!

他博客上清晰的回程时间还历历在目,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这么不敢确定?是因为他那天看我的眼神吗?我努力地让自己不要再回想他那天的眼神,那种陌生……真的好可怕!

"怎么穿成这个样子的人也能进来?"

"是不是趁着门卫不注意溜进来的啊……"

周围刺耳的议论声把我从回忆里拉了回来,我这才发觉我们已经走到了一个巨大的游泳池边。

游泳池边的大理石地板上摆着一长排铺着米色桌布的餐桌,长长的餐桌上摆放着的银制餐具、水晶托盘,无一不显示着主人的高贵。一个个穿着雪白制服的厨师正排成一排,卖力地表演他们的烧烤绝技。

而站在餐桌边一个个来参加烧烤派对的来宾只需优雅地拿着盘子,从桌上任意取厨师已经烧烤好的食物即可,原来这就是名门贵族的烧烤派对!

空气中弥漫着高级香水的味道,还有穿着高级制服的侍从不时地在人群中穿梭。我低下头看看自己身上简单的休闲服,就连服务生的打扮都比我正式。

为什么……我会觉得我和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我羞愧地低着头跟在蒙太一身后,尽可能地不让人注意到我,可身后传来的嘲讽声还是不绝于耳,我把头埋得更低了。

"喂!你们在背后啰唆些什么?!想死吗?"蒙太一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瞪着那帮碎碎念的女人,吓得她们都灰溜溜地走开了。




上一篇:助人为乐 下一篇:我家的小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