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打屁股

来源:日记200字 作文600字 时间:01-11 11:38
打屁股

“快,脱裤子!”姐姐下令。

姐姐,求你了,我下个星期一定不会犯错的。”

“少废话,快。”姐姐毫不留情的说。

我只好不情愿的脱下我粉红色的小裤裤。

“挨多少下?”姐姐大声问。

“语文77挨690,数学80挨600,科学92挨240……挨……挨不知道。”

“挨2658下。”

我只好露出了我白白嫩嫩的小pp,卧在搓衣板上,姐姐走进阳台,拿出了藤条、皮带和拖鞋。

姐姐先抚摸了一下我带着体温的屁股,问我:“先用什么打?”我说:“拖鞋吧。”姐姐便拿出拖鞋狠狠打了下去,我大叫一声,屁股上火辣辣的疼,姐姐说:“不许叫!”我便闭上了嘴,眼泪不停的从眼眶里转。

姐姐又打了下去,“啪啪啪啪啪啪”姐姐连着打了好几下,我的“金豆豆”不停的流,“啪啪啪啪啪啪”又打了几下,我想用手去挡,姐姐一把捏住,说:“你的臭屁股是不是不想要了?”接着又打了下去,这次非常疼,出于本能,我大叫一声:“啊!”姐姐这回生气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连着打了好像200多下,姐姐换了藤条。

藤条我只被打过2次,这次第三次。“啊!姐姐,别打了,我知道错了!”我再次叫,“这次饶了你,下次怎么办?”说完便又狠狠打了起来,又打了一会,我回头看看屁股,哇!已经成了一朵“血花”,正看着,姐姐的藤条打进了我肛门里,这回我疼得不能再疼了,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姐姐看了,便每下都朝肛门打,不一会,肛门里流出了红红的血。

姐姐又换了皮带,说:“还差500下,我累了,我打电话给喻梦音,让她帮我打。”啊?什么?她可是我的死对头,力气又大,我可死了。不一会,喻梦音来了,和我姐姐说了些什么,就笑嘻嘻的拿起皮带,姐姐说:“音音,别留情,使劲打。”她便用皮带在我的屁股上滑了几下,便狠狠打了起来,但她不连接打,说:“我可不连打,我要让你充分感受疼。”隔了5、6秒,她又抽了下去,打了差不多300下,她说:“姐姐,我可不可以换个东西打?”“当然可以!”姐姐笑眯眯的说。

她换了针,我想,她想怎么样?她在我的肛门里捅了几下,捅得我大叫了一声。

她竟然用针捅我肛门,啊啊啊啊啊啊—!我大叫,她得意的说:“还嫌不够啊?”我连忙闭上了嘴,可是戳完了,姐姐对她又说了什么,她又对我说:“你还要被罚!”我当然知道这是我叫的惩罚,她找了鸡毛掸子,用棍子那头狠狠地打,我疼得哭成了泪人。

打完了,她便回去了,我却还跪在搓衣板上写着5000字的检查。

去上学,我怎么面对同学呀?

打屁股(转载)

.“说!你妹妹是怎么受伤的?”一把凶恶的妇人之声震破了宁静的早晨。

“是,... 是,... 她不小心跌倒受伤的。”那声音带有一些颤抖,听起来却十分悦耳。

“ 娟娟,你说是不是自己跌倒的?还是有人... ...”说罢,眼睛瞪着那颤抖的少女说道。

“呜......呜...... 不是不是!妈妈,是她,是她推我的!”娟娟哭着道。

“不是我!不是我!娟娟,姐姐那有推你?你怎么可以乱讲话诬蔑姐姐!”那颤抖的少女似乎非常害怕,急忙说道。

“还敢狡辩!妹妹都说是你推她了,你还不承认?”那凶恶的妇人怒道。

“阿姨,真的不是我,我没有推妹妹!”

“不是你推她,她怎么会受伤?”那‘阿姨’问道。

“是她硬要爬上屋后那座小山丘,才会不小心跌伤的。真的不是我推她的!”

“娟娟,是这样吗?”那‘阿姨’转问床上的娟娟。

“呜......呜......不是不是!妈妈,你别听她的,是她要我一起爬山,我不肯,所以她一气之下把我推倒的!”娟娟问哭着道。

“乖乖!妈妈知道你不会不听话的,一定是这‘野种’犯了错,还想无赖你!”那‘阿姨’安慰着床上的娟娟。

“不!阿姨不是这样的!”那少女急忙说道。

“你不必多说,等你父亲回来你就知道厉害!”那‘阿姨’恐吓道。

“不!不要!我没做错事,你不要叫爸爸处罚我!”那少女急得快哭出来。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进来。

“发生了什么事?”一把雄厚的声音带着焦急地问道。

“阿强,你回来了!那就好了!”那‘阿姨’一见那人进房内,立刻开心的说道。

“阿玉,娟娟发生什么事了?”那‘阿强’焦急的问道。

“还不是你那大女儿,因为我们娟娟不肯陪她到后山,就把娟娟给推倒,上得如此严重。”那名叫‘阿玉’的‘阿姨’说道。

“什么!我不是说过谁要是敢到后山,我就家法处置!小婷你过来!”阿强怒喝道。

原来那少女名叫‘小婷’,听到父亲的怒喝早已吓得双脚发软,急得快要哭出来。

“小婷,你为什么不听话?还弄伤妹妹,你知错吗?”阿强怒问道。

“爸爸!不是我!是娟娟自己爬山是弄伤的!不关我的事!”小婷急着争辩。

“娟娟,有这回事吗?”阿强问道。

“呜......呜......不是不是!爸爸,是她要我一起爬山,我不肯,所以她才把我推倒的,呜......呜......”娟娟哭成了个泪人。

“阿强,你是怎么了!娟娟都伤成这样你还责问她,你是不信她是吗?”阿玉急忙道。

“是,是,是爸爸不对,娟娟不要哭了,爸爸一定狠狠的处罚姐姐!”阿强似乎很怕阿玉,赶紧上前安慰娟娟。

“爸爸,真的不是我做的!”小婷见状连忙说道。

“你住嘴!生为姐姐不但不好好照顾妹妹,还将她弄伤,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以后还怎么得了?”阿强对小婷怒喝道。

“不要啊!爸爸,我没做失措,你不要惩罚我啊!”小婷急得快哭出来。

“阿玉,把家法拿出来!”阿强不理小婷求饶,向阿玉道。

“不要啊!爸爸,我求求你,不要啊!”小婷继续求饶。

不久,阿玉取取来了一块洗衣板和一根粗长的藤条。

小婷一见那两样‘刑具’早已心里发寒。

“快跪下!”阿强指着阿玉摆在地上的洗衣板喝道。

“爸爸,我......”小婷还想求饶。

“快跪上去!”阿强毫无留情的喝道。

小婷无奈只好乖乖跪在那洗衣板上。当她的膝盖落在那洗衣板凹凸的板面时,痛得她身子不由自主往前一扑,用双手按在地上支撑着,而此事小婷的小屁股也稍微撅了起来。

阿强接过阿玉受中的藤条,走到小婷身后。

“看你还敢不敢不听话!”说罢,手挥藤鞭,狠狠地朝小婷的屁屁猛抽下去。那藤条抽打在小婷的屁股上,藤条与短裤接触,发出了‘啪’的一声,虽然隔着短裤,但小婷还是痛得几乎失去平衡。

“哇!”小婷痛得叫喊起来。

“怎么样!知错了吧?”阿强问道,手中藤条已再次挥动,朝着小婷玉臀挥扫而下。

‘啪’

“哇!爸爸不要打了,真的不是我啊!”小婷拼命喊叫。她很想站起来用双手轻揉自己的屁股,但由于她知道父亲的脾气,在受罚时如果企图挣扎或躲避藤鞭的话,那会被绑起来鞭打,到时所受的痛苦更重。

“还敢狡辩!”阿强听到小婷争辩,怒气更深,手中藤条更家使劲的猛抽而下,有一鞭狠狠的打在小婷小巧的屁屁上。

‘啪’

“不要啊!好痛啊!”

‘啪’

“不是我啊!不是我啊!不要打了!”

‘啪’ ‘啪’ ‘啪’ ‘啪’

“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阿强手中藤条一鞭接一鞭的往小婷的屁股抽下,不一会儿,小婷已挨了二十几下藤鞭。

‘啪’ ‘啪’ ‘啪’ ‘啪’

“我知错了!”

‘啪’

“我知错了!我以后不敢了!”

小婷在鞭鞭到肉的酷刑下,终于敖不住那藤条的抽打,只好屈服承认错误。

“好!快起来!过去向娟娟认错!”阿强喝道。

小婷强忍着屁股上的痛楚,挣扎着站起来,双手已按耐不住望自己的屁股猛力的搓揉,希望减轻屁股被鞭打所带来的疼痛。她心里虽然千万个不愿意,但有害怕爸爸手中的藤条,只好低着头走到娟娟的床前,低声说道:“娟娟,是姐姐不好!害你受伤,对不起!”

“太小声了,我听不到!”娟娟故意刁难。

“是啊!连我也听不清楚!”在旁的阿玉道。

“大声点!”阿强喝道。

“对不起,是姐姐还你受伤,请你原谅!”小婷强忍着泪水高声说道。

“好了!娟娟,姐姐向你道歉了,你满意了吧?”阿强说道。

“不!爸爸,我受伤伤在皮肉上,好痛啊!可是姐姐是穿着裤子打屁股,那痛楚有限,我要比鞭打姐姐的光屁屁,我才满意!”娟娟道。

“这... ...”阿强有点为难。

“是啊!娟娟说得对,穿着裤子打屁股那有娟娟所受的伤痛,一定要脱了裤子打屁股才能少我心头之气。”阿玉接着道。

“好,好!小婷你听见了吗?还不把裤子脱下!”阿强对小婷喝道。

“爸爸,不要,我都已经十五岁了,不要再打我的光屁股了!”小婷急着求饶。

“不关你现在几岁,我说脱就脱!”阿强道。

“爸爸,......”

“快脱!”阿强怒喝道。

小婷无奈在众人面前把裤子和内裤已起脱下,露出了一把小巧而可爱的屁股。泪水已从两旁脸颊流下,此情此景对她而言是无穷的羞惭与耻辱。

“跪到洗衣板上!”阿强见小婷已脱下裤子,喝道。

小婷带着承重的步伐,走回刚才受刑的地方,跪了下来,摆好了挨打的姿势。只见她撅起的屁屁,雪白中带着一片红肿的鞭痕,那是刚才受刑留下的。

“娟娟,看着,爸爸又要开始了!”阿强对娟娟说道。

“爸爸,真好!”娟娟开心的说道。

阿强走到小婷的身后,二话不说,手挥藤条,一下一下的抽打在小婷早已红肿的屁股上。

‘啪’

“哇!”小婷的惨叫声再次响起。

‘啪’‘啪’‘啪’

每一下藤条落下,便在小婷的屁股上留下一道鞭痕,那伤口开始红肿,跟着皮肉开始破裂,鲜血也跟着流了出来,不一会儿小婷的一把玉臀已皮开肉绽,屁股开花。

‘啪’‘啪’

此刻,小婷只能咬紧牙根,忍受着无情的鞭打,她已开始支撑不住,每一下的藤条已经不单单打破了她的皮肉,更狠狠的打破了她小小的心灵,打破了十五岁怀梦少女的心

打屁股

我被我哥打过两回,他只大我1岁,比我高两个年级,但是我在他的心里好像比他小很多岁,我小时候总是被欺负,哥哥就过来帮我,替我擦干眼泪,给我糖吃,小学的时候我总是因为调皮或考试砸锅被爸爸打光屁股,哥哥就会劝爸爸,然后过来帮我提好裤子,带我去他的房间,拿药让我自己上,我总是说屁股疼让他来帮我上,他总会说:“我是男生耶,你羞不羞啊?”我只能自己上了。

我一直感觉哥哥给我的爱太少了,应该是个“妹护”才对,有一次我在家里打乒乓球,球落到柜子顶上去了(很高的~~)我让他去帮我拿,他踩在凳子上,我就狠狠踢了凳子一脚,哥一下子就摔了下来,很痛的样子,我被他吓哭了,他仍然说:”没事的,别哭啊,快打电话给爸爸。”他那次摔骨折了,但是他没跟爸爸说是我害的,我自然也就没有挨打。

我没有跟哥哥考上一样的重点初中,还是经常被爸爸打光屁股,哥哥也不护着我了,打完以后还不能提裤子,对着墙罚跪,第一次这么挨打时我觉得哥哥不要我了,但我就一直跪在地上等哥哥来救我,爸爸妈妈去上班以后他才从房间里出来,冷冰冰地说:“喂,快把裤子提好,上药去。”我跟他赌气,就是不起来他又说:“喂!听到没有?!”我还是不听他的话,哥哥没办法,就蹲下来帮我提好裤子,然后把我扶起来坐到他床上,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没有他护着,我会这么狼狈,他帮我揉膝盖,然后又让我自己上药

初二有一次我逃课去玩,回家晚了,哥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爸爸就坐在他旁边,爸就把我拖到客厅,摁在哥旁边的沙发上,把我的裤子扒下去,我大叫着:“不要!…”但是爸的巴掌已经落了下来,那叫一个疼啊,虽然很尴尬,但我还是希望哥来帮我,但是哥却关上电视回房间去了,半夜,我躲在被子里哭,哥就来了,我就装睡,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哥擦下我的眼泪,又摸摸我的脸,我一下子坐起来,质问他:“你现在倒是来装好人了?!你还是不是我哥?!你就那么喜欢看我挨打啊?!”说完我又哭了,哥把我的脑袋抵在他肩上,我死死的抱着他在他的怀里哭,哥说:“我没有不心疼你,只是你现在大了,又是女孩子,不方便。”我说:“哥,你是我哥哥,在你面前我都丢了那么多次脸了…”哥放开我,掀开我的被子,帮我揉膝盖,我想验证下哥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就说:“我屁股好疼啊……哥。”然后哥打了一盆冷水进来,我翻身趴在床上,他轻轻地帮我褪下睡裤,因为疼痛我吸溜了一下,哥问我:“疼吗?”我说:“……嗯……”哥帮我褪下内裤后,我感觉到,他的眼泪落在了我的屁股上,那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妹妹。

初三的时候哥帮我辅导功课,有一次我做错了N多题,哥什么也没说,好像生气了,我趴在他床上打PSP,他出去拿了个衣架进来,狠抽了我屁股一下,我叫了起来:“你干什么啊?!”哥真的生气了:“管教你啊!这么多题都做错!你怎么学习的?!”说完就拿着衣架往我身上抽,我边哭边躲,以往护着我的哥哥此时就这么打我,他突然摁住我的腰,让我再起不能,他狠抽着我的屁股(他没脱我裤子),我用手去挡,他连我的手一块抽,我威胁他:“姓代的!你给我记着!”哥边抽边说:“记着?***(我名字)!你先给我记着!”打完我以后,哥一直在房间里生闷气,我一直趴在我床上哭,爸回来了,看见我哭,问我:“小洛怎么啦?”哥出来说:“我打她了。”爸爸拍拍我肩膀说:“惹哥哥生气了啊……小洛你要听哥哥的话。”我吼了一句:“他凭什么管我啊!”爸爸也火了:“他是你哥!他不能管你吗?!”说着就把我拎起来摁到桌子上,把我的裤子脱下去我的眼泪刷的一下流的更多了,爸打人明显疼多了,屁股肿的更高了,我哭求着:“爸……别打了……呜……我一定,听哥的话……呜”可是爸哪会停下来:“把腿分开点!分开点听见没?!”他见我没有把腿分开就把枕头垫在我下面,又打了两百多下,我疼得没力气哭了,然后他停手,说:“提好裤子,跟你哥道歉去!”我哭兮兮的提好裤子,但是没力气走路了,他又拎起我打开哥的房门,把我丢到哥床上,关上门。我边擦眼泪边说:“哥……呜呜……对不起。”但是哥没有理我,我站起来本来想出去,但是好疼,刚下床就瘫下去了,哥接住我,把握抱到他的床上躺着,他拿来毛巾帮我擦了一下脸,我说我想喝水,他就把我立起来坐着,靠在他身上,慢慢喂我,我说:“好疼……哥……帮我上点药好么?”哥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帮我这个不争气的妹妹擦药,他揉着揉着,我的脸就羞红了:“哥……我想上厕所。”他帮我提好裤子,拍了一下我的屁股,笑着说:“去吧。”我很难堪,因为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动不了,疼……”哥抱起我去卫生间,把我放在马桶上准备帮我脱裤子,我疼得直咬牙:“疼……啊……”哥急了,又把我抱起来,问:“那怎么办呢?……怎么办啊。”我也憋急了:“哥……不行……快……快尿出来了。”那一刻我耳根直发热,哥抱着我不知所措,我终于憋不住了,裤子湿了一片,再慢点就要尿裤子了,有14岁的妹妹还在哥哥的怀里撒尿的吗?可是那次,我真的尿在他怀里了…那两天,我想上厕所都是哥哥把着我如同小孩子。

我终于跟他上同一所高中了,前一段时间我感冒发烧,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哥带我去看医生,医生说要打针,我很怕打针,尽管我15岁了,打针时还是会哭,我对哥哥撒娇:“哥~我不想打针。”哥摸摸我的头说:“别怕,我在你旁边呢。”我扭扭捏捏地说:“不嘛……哥……我真的不要打针。”哥带我走到注射室门口,我哇的一下哭了出来,往他身后躲,他一把把我拖到他面前,护士笑了:“这么大了害怕打针啊,你这当哥的太护着她了。”我一个劲的往哥的身后躲,哥吼我:“要我打你你才肯打针吗?让我省一点心好不好?”我哭兮兮地脱下一点裤子,哥把我抱上注射台,当护士给我擦棉球的时候,我跳下台子,裤子也没提抱着他哭,他叹了一口气,帮我提好裤子,说:“回家。”我以为我就这样逃过了一劫,到家后,哥问我:“在我面前挨打时有没有觉得丢人?”我说:“没有,你是我哥嘛!”哥一下子就把我摁到沙发的靠背上撅着,他扒下我裤子,我哭得更凶了:“哥……我错了……呜……。”啪的一声,我的屁股就红了一片,我一直在哭求着他,这是他打我最狠的一次。他让我站起来,我捂着被打疼的屁股:“哥,不去了么……”他又狠狠的打了我几下:“去不去?”我投降时,他心疼的揉揉我屁股,说:“我只比你大一岁,不好打你,但是你也要学着长大啊,你都15了,25还是这个样子吗?……怪我当初太宠你了。”那天打针,我让他抱紧我,我在他怀里边哭边说疼,他一直说:“别怕,我在。”

打屁股的教训

“把裤子给我脱了,快”

我没法子,照做了。爸爸一手拿着一张93分的卷子,一手去拿专门为我做的打屁股用的板子。我已经用了好几回了。

"脱好了没有?爸爸看着我,把短裤也放一边!”我心里怕极了,每回都考试第一的我,今天只靠了第4名,把爸爸给气坏了,爸爸以前说过,100分,缺一分打屁股20下,那我今天就的挨140下板子,妈呀,我想想就受不了,记得上次被打了80下,也是因为考得差,足足3天没法坐,屁股都出血了,这每一下可都是真功夫呀!

“脱好了给我把衣服撩起来,趴床上去!”我乖乖照做了。爸爸又拿来一个抱枕,天,足足二十几厘米高,我的屁股被撅得高高的格外显眼。

“100分少一分20下板子,这是我们家的规矩,你没什么好说的吧!”

我不敢作声,但心里已经吓坏了。还没想完,“啪,啪,啪,”用板子打屁股得的声音格外清脆,没几下我就哭得不像样了,每打一下都停2-3秒钟,我一边哭喊着求饶,一边屁股扭动着,想挣脱。

“啪”又打了“你的屁股要是再动一下,今天我就不停了,我看你这臭屁股还想不想要!”我只好强忍着,"爸,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敢了,求求你了别打了!”“不打是不可能的,不打你成绩能上去?”“啪,啪,啪,我叫你不考第一,我叫你靠第四,以后不考第一就别回来了,回来就挨打!”

100下打完了,我的屁股已经一块红,一块紫,血迹斑斑,终于打完了最后一下,我已经连站的力气也没有了.

“好了,裤子不许拉,屁股不准碰,给我站到客厅墙脚去!”

不久,妈妈回来了,知道事情后,不仅没安慰我,反而让我光着屁股跪在搓衣板上一小时,那一小时,我已经忘记是怎么过来的了。

虽然父母这样打我,但我知道这是为我好,没有一点怪他们的意思,不过,我今后的考试,几乎回回第一哦!

打屁股

我知道这次是在劫难逃了,便自己自觉的说出“该揍”,爸又问:打哪里。我想了想回答:打屁股吧。爸同意了,他说:脱了裤子,趴在床上,拿皮带打你40下,打时不许哭出声,不许躲不许用手挡,否则从第一下打起,你同意么。我当时害怕极了便赶紧同意了,我自己开始脱裤子,连内裤一起褪到膝盖,然后光着屁股趴在床上,,静静的等着。我用余光看到爸掐灭了烟,站起身朝我走过来,从衣柜中拿出一条皮带,把皮带从中间一对折握在手里,还没等打,我的心已经凉了。

爸爸走到我身边用一只手按住我的背,我就知道,苦难开始了。现在回想起爸爸的皮带抡圆了打在我屁股上发出“啪”“啪”的一声声脆响,当时那种害怕,羞耻,痛苦的感觉依然记得。我由于先前从未挨过打,

当爸爸一皮带抽下去,我疼得差点喊出来,那种皮带打在光屁股上的感觉我再也不愿体会第二次,我只感觉屁股上火辣辣的,疼得要命,爸爸每打一下还要停几秒钟,那段时间很痛苦,刚打过的那一下的疼痛充分发挥出来了,爸爸还问我下次敢不敢了,以后知道怎么做吗,我咬着牙,耳朵里能听见的,全是身后那条皮带一下一下打在我屁股上的“啪”“啪”声 ,身上能感觉到的只有屁股疼。但直到这时我还死要面子,只回答“我知道错了“这几个字别的一概不提,爸还认为我死不悔改了,更加用力的打我,我更疼了都快忍受不住了,我都能感觉到屁股上被打得起了檩子,这时也快打完了,打到30几下,妈妈回来了,她来开卧室的门打不开,听见里面的声音不对,知道爸爸打我了,便让爸爸开门不要打我了,这更加让爸生气,最后这几下更用力更狠了,我当时疼得快昏过去了,但不管多疼,爸爸还没打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

打屁股

小贝已经上初2了,小时候曾经练过钢琴,因为如果能在初三时获市级以上的奖,就有可能得到保送的机会,最不济也能够加分,所以她老妈把她考上大学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上面上,但是由于3年都没碰过钢琴,再加上小贝也没什么音乐天赋,所以总是练不好。眼看中考越来越近了。小贝妈妈这个着急啊!于是决定效仿古人,棍棒里面出“才女”。只要弹错一个音符就要挨屁板!小贝每天都得光屁股坐在长椅上练琴。一弹错音调!就要趴在她坐的长椅上挨屁板。挨屁板完就马上接着练琴。她妈用来打屁板的是一根3尺长2寸宽的竹片板子。打在屁股上声音十分清脆,会发出“噼 啪“的响声。每次打完屁板,连揉屁股的时间都没有,就又要坐在椅子上,那时候红红的屁股紧贴着冷冰冰的板凳,滋味真是不好受。但小贝也不敢叫,因为,他妈正在气头上,要是叫出声肯定又要让她爬上凳子,撅高屁股,再来一顿好打。 今天小贝又要练琴了,她只好脱下裤子,光着屁股趴在椅子上(每次练琴前她妈都要打她10下,作为警告!以示后果严重)妈妈拿了竹片板打了起来!第一下不重也不轻,右屁股红了一小片。小贝“阿”的轻叫了一声,妈妈眉头一皱,“你还有脸叫,为了你能考上大学,妈妈请了假,陪你练琴,练了10多年的琴,现在还按错音”,“噼叭”,又是一板子,“阿!我不敢了,今天一定好。”,“噼啪“,“好好弹。”“饶了我把…。”,“噼叭。”,妈妈铁着脸狠抽了3下,“说!弹错了怎么办?”,“打烂…。烂我的屁股…”“好,这可是你说的”,“噼啪!”“阿!疼啊…妈妈。.别!”。“噼啪!”,“不行了!少打一板子吧。”。“噼啪!”,“饶了我把。.”因为疼痛,小贝扭动着自己圆润可爱的小屁股。“噼啪!”,“死丫头,还敢躲,还不给我把屁股撅高了!看不打死你”。“不敢了!…”,小贝赶忙调整了一下身子,让红彤彤的小屁股,可以抬高一些。“噼啪!…。噼啪!”,最后4下,妈妈连一串打了下来,有一下更打进了小贝的屁股缝里。疼得她大叫“饶了我吧, 啊!”高撅起的屁股被这四下直打得紧贴住了长椅子。妈妈看了看,小贝已经肿起的屁股蛋儿,又用左手按住她的后背,右手重重扇了3下。每下都打在股峰和屁缝上,“啪啪啪!”。小贝身子被固定住,只好上下扭动屁股,以减少疼痛谁知正好迎上这接连3下掌臀,本来一束束的疼痛忽然扩散到了整个屁股,只疼得她“啊啊啊”大叫几声后,连忙求饶到“ 小贝妈妈看了看她通红的屁股,“哼,这顿打咱们先攒着,要是今天,再弹错,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又在小贝肿起的红屁股上重重拍了一记。“还不快起来给我练琴,撅着屁股还想挨打阿?!”“啊”,小贝浑身一颤,赶忙求饶道“不敢了,不会的。”接着一翻身滚下长椅。谁知屁屁刚一碰到椅子,一股针刺般的疼痛从整个屁股表面迅速传遍了全身。小贝情不自禁“啊!”的叫了出来,还一下子蹦了起来。 妈妈看她不但不开始弹琴,还又叫又跳的,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伸手一把抓住小贝的后脖领子向前一拽,就把她整个人按趴在了钢琴上, 小贝吓得大叫:“不要阿!……。” 小贝使劲扭摆着被打得一颤一颤的红屁屁,试图躲避蜂拥而来的屁板“啪…啪”“不… ,啪,…。.敢,啪。”屁板声已经从身后响了起来。在妈妈左手的压力下,小贝可爱的屁股整个都向上扬了起来,两条腿扬在半空中随着“啪啪”的屁板声上下扭动。妈妈不管小贝求饶的惨叫声,在她的光屁股上使劲的打,“啪啪啪啪!”一边打一边说:“叫你弹错,。。啪。。啪,叫你不练琴,啪啪啪啪!”“不敢拉,…啪啪…。练。琴。。啪啪啪啪!!呜呜,啪啪!不要啊!”“啪啪”妈妈在她两片红红的屁股上又各扇了一巴掌“还敢不敢叫了?”“呜呜。。不敢了!”“不敢了还不认错?!”“啪啪啪啪”“啊!别…。我不该乱叫…不该不听话。” “还有那?”“啪啪啪啪”“啊,不该 …不好好。。啊啊啊,练琴”经过这20来下掌帼,小贝整个屁股已经从通红变成了深红色。有几处皮嫩的地方甚至出现了血丝。“好。赶快给我起来练琴,你爸快回来了,再不好好练一会有你受的。”“啪,。。啊。。我,啪。。啊,练。”小贝不敢再叫疼,在妈妈下一个屁板没落下前,识趣的爬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长椅上。冰冷的椅子刺激着她火热的 悠扬的琴声回荡在屋子里。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平静,除了小贝那紧贴着长椅的光屁股还不时传来阵阵刺痛。 小贝妈妈,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边织毛衣一边听琴,她是钢琴老师出身,任何细微的差错都难以逃过她的法眼。 不知是打屁股所带来的威慑起了效果,还是小贝熟能生巧了。一曲既罢,竟然没有出错。 小贝擦了一把汗,回头看了看妈妈。 “看来就是欠揍,以前怎么就弹不出来?停下干吗,还不接着练?”她妈喊道。小贝身子微微一颤,刚才那顿屁板把她的屁股已经打得有些麻木。所以刚刚坐下时还不觉得什么,但练了这么久琴,皮肤原本的疼痛感又恢复了过来,现在她的屁股不仅疼痛难当,还有一股要命的麻痒滋味。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同时噬咬她的屁股一样。 可是没有妈妈的允许又不敢去揉自己的光屁股。只好无助的看着她妈。 “我…我屁股很痒,想揉一下。。可…可以吗?” “屁股痒?!好。。你过来,我给你揉揉。” 小贝没有发现妈妈眼中的怒意。不识趣地走了过去,还没到沙发旁边。就被她妈拦腰抱了起来,横放在腿上。 小贝发现大事不妙,连忙大叫:"不要。啊。。不痒了。。不痒了!?” 可是,后背已经被妈妈牢牢按在沙发上,原本被打得红肿的光屁股,在椅子上压了这么久更是泛着红光,现在已经高高撅在了妈妈的腿上,两个圆润可爱的小屁股蛋还一颤一颤的,让人看了就忍不住要拍上几下。 妈妈右手拿起织毛衣的钢针,先向她的肛门里捅了一下。 ”啊! 疼死了,妈呀… 饶了我吧。“ ”你不是屁股痒吗?…啪啪…一练琴你就屁股痒?…啪啪” 小贝妈轮起手中的毛衣针,狠狠抽在小贝的屁股缝上。疼的她大叫:“不痒了…啊…啊…。不痒…啊啊。。”突如其来的疼痛不禁使她的双腿在后面 紧接着就从大门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妈妈一边抽着小贝的屁股蛋子,一边问道:“今天怎么着么早就回来了?”“咦,这位是?”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响了起来:“您好,我叫汪刚,是您先生带我来的。”因为沙发是侧放在内堂中的,所以小贝挨打时头朝内,而红红的屁股却是正对着门厅。这时听到居然有外人在场,登时羞得无地自容,急忙扭着身子试图提起裤子,忽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按在了她的后背上,使她在也不能移动分毫。紧接着,“啪!”一声脆响,爸爸的沉厚声音传了过来,“谁让你动的,是不是把家规都忘光了?”小贝只觉得整个屁股一下子麻木了起来,刚才挨的屁板虽然也很疼,但和这下比起来简直就好像在瘙痒。她只好委屈的说“没…。没忘…呜呜呜。”“啪!为什么挨打?”小贝的屁股上又狠狠地挨了一巴掌。“啊!因为没有好好练琴,惹妈妈生气。”“啪!挨打的时候应该怎么做?啪!”又是两下,直打得小贝两片臀肉像两个皮球一样上下跳个不停。“啊!,,,撅高屁股,,手放在头上,,啊!身子不许动,,求求您,别打。。”“记的挺清楚的嘛,还差多少下打完?”小贝爸爸接着问道。“有,,有12下,,呜呜呜,,,。”“好,你先站到旁边反省去,我们有事要谈。一会再来收拾你。”听到这句话,小贝如获皇恩般的爬了起来,想去穿裤子,因为在她看来屁屁上的疼痛还远及不上当着外人的面被打光屁屁所带来的羞辱。 谁知手还没碰到裤子,就被爸爸一把抓住,照着光溜溜的大红屁股蛋子,“啪啪啪啪啪啪“连打6下,只疼得她使劲扭着那只光光的屁股拼命往外躲着,试图减轻一点疼痛,嘴里不断求饶“啊啊,别。。爸爸别打了,啊啊啊,。”

又是重重的一巴掌拍在小贝的红红右屁股蛋上。“啊!…知道。。”因为小贝头朝下不好掌握平衡,差点一个踉跄趴在地上。“撅好,手抱着膝盖,你的臭屁股是不是不想要了?”妈妈说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练琴更是如此,我就是因为小时候太惯着你了。好了,自己请老师重重惩罚你剩下的那12下。”“呜呜呜,,,请您打。。12。。下。。”小贝又羞又怕地说,眼泪已经汩汩的流了下来。“啪!”铁尺重重的打在小贝那只红彤彤的小屁股上。“啊!好疼!。。”“怎么,你连请老师惩罚都说不对?重说!”妈妈对他的表现很不满意。“是…请您惩罚,,我,,剩下的12下。。”“啪!啪!”又是两下。“啊!不要,,啊!”小贝情不自禁的直起腰来蹦了起来,用手捂住两只红肿的屁股蛋儿,活像一条跳出水面的鱼。“不许揉,把手放好,说为什么挨打,怎么打”妈妈大声吼道。“呜呜呜”小贝不情愿的重新撅起了通红的屁股,可怜兮兮的说道“因为我没有好好练琴,所以请老师,重重的在,,我的光屁股上抽12下。。呜呜呜。。”“你的臭屁股是该好好教训了,”说着妈妈便把那根钢尺交到了汪刚手里,“你不用留情面,狠狠地抽她这个不听话的小屁股,让她以后长点儿记性。” 抄的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哥哥从小最疼我,我被别人欺负了,他帮我去打架,我惹了祸,他替我挨妈妈的打,每次我心疼地看着他,他总是笑笑说:“我是你哥,我应该保护你”因此他是不仅仅是我哥,同样是我的守护神,哥哥比我大三岁,我上初二,他上高二,我数学很差,但他却经常耐心的教我,一遍不行就两遍,直到我明白为止,他的理科真很好呢!因此我很崇拜他。

哥哥只打过我一次,就是两个月前――――

爸爸妈妈去上班了,要晚上十点才回来,家里只有我和哥哥吃饭。

“哥。”我一边吃饭心里一边打小鼓,虽然哥哥没有对我凶过,但我想想书包里52分的数学卷子,不由得有点发怵,虽然数学差,但还是第一次不及格!!!

“嗯?”哥哥抬头看看我,乌黑发亮的双眸似乎看出了我的不自然,“什么事?”

“啊?……没……没事。”我没有勇气呀!!!可是,这次考试前,哥哥曾经出了一晚上的时间帮我复习,可我却是心不在焉,虽然哥哥没说什么,但我想他一定想知道这次成绩。我嗫嚅着,支支吾吾的样子更让人起疑。

“小雪,你到底怎么了?”哥哥有点担心的样子,“不舒服吗?”

“不不……不是。我……我数学没考好……”我的心紧紧地缩着甚至有些害怕。

“多少分?”哥哥并没生气,因为我的数学每次都是七八十分,想必这次也不会有什么差错。

“51.”我的声音比蚊子还小,但我似乎感到从哥哥那里传来的浓重的寒气。

“吃完饭再说。”哥哥的声音淡淡的,语气出奇的平静。

“哦。”

像平常一样,吃饭,收拾碗盘,洗洗刷刷。

干完了最后一项是差一刻八点了,“小雪,上我屋里来。”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而一会我就知道我的直觉是对的。

我进了屋,哥哥也进来了,可手里却拿了个鸡毛掸子。

“把裤子脱了,爬在床上。”哥哥没有笑容。

“啊?”我一惊!难道,哥哥要打我屁股?

“快点!要我说两遍吗?!”哥哥的声音变大了,我只好这样去做。呜呜呜……我已经14岁了,还被哥哥打屁股,真是又怕又羞!!!

“啪!”清脆的声音从我身后炸响!

“啊!哇――!”我没出息的哭了出来,心中除了疼,还有委屈!!!我扭头看看屁股,嫩白的屁股上一道红印十分扎眼!哥哥明显心疼了一下,第二下轻了一些。

“考试前一天你就心不在焉,怎么样?成绩出来了,你满意了?”哥哥带着怒气的话问得我哑口无言,鸡毛掸子“啪啪”的落在我的小屁股上,我不自觉的扭着,眼泪如洪水一般倾泻――“呜呜呜呜…………哥!我错了!别打了!我一定好好学!我今后一定努力!呜呜呜……”

“我看我是把你宠坏了!今天就好好教训你!”

“嗷!嗷!哥!我――我――我错了!我不敢了!我一定专心学!!!疼!疼!呜……”

这时哥哥不打了,问道:“卷子老师讲了吗?”

“嗯。讲……讲了。”我抽泣着。

“起来。”

我马上起来,屁股上还传来丝丝缕缕的痛意。“都会了吗?”

“还……还有几道……没听懂。”

“你又问了吗?”

“没有。”我低下头。

“趴下!”哥哥的语气更加强烈而严厉。

我不敢违命,马上把还没穿好的裤子又脱下去,“啪!啪!啪!啪!”哥哥的力量更大了!我哭得歇斯底里“哇哇哇哇哇哇!!!”

“还哭!?现在你还学会不懂装懂了?!”

“呜呜――哥!我错了!!”

“啪啪啪――”哥哥越打力气越大,我忍不住用手捂红肿的屁股。

“把手拿开!”哥哥几乎是在吼了,我赶紧照办。

“啪啪啪……”

……………………………………………………………………

“啪――卡嚓!”鸡毛掸子被打折了!

我已经没什么力气哭了,只是抓着床单呜咽。

哥哥拿着折断的鸡毛掸子,走到门口:“我是你哥,该管你的时候就得管你。到自己屋里去反省!”

他走出去,传来了哥哥开关家里大门的声音……

我咬着牙站起来,裤子也不提,就扶着墙壁走到自己屋,因为我知道,提裤子一定很痛!!!我趴在床上,屁股火辣辣的疼,红肿的屁股上泛着紫痕,呜呜呜……我的眼泪又下来了,想起刚才凶巴巴的哥哥,我委屈极了,这还是原来的他吗?我哭着,迷迷糊糊地趴在床上,只有屁股上的痛显得格外清晰!

………………

一个模糊的人影……他坐在我的床边……我可以感受到他的气息以及他身上淡淡的柠檬香味,是哥哥吗?

“哥?”我轻轻道。

“嗯。还疼吗?”哥哥轻轻揉着我的屁股,眼神有些疼惜。

“不疼。”

“你呀,就是爱逞能。”他站起来走出去,片刻后端着一盆凉水走进来,用手巾为我冷敷,缓解疼痛。

“小雪,哥今天下手狠了一点,但哥这么做是疼你,你可别记恨哥。”

“我知道的,”我扭头看看他,“我也从来没这么想过。”

“那就好。”

我的目光越过窗口,宁静的夜空,月亮收起了光芒,几点星光闪烁,让我的心也宁静――哥哥,你打我是爱我,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中考已经过去快一个星期了,我“快乐男生”的发型马上就能扎起小辫子。这些天,我不停的拿出她送我的“淑女装”在镜子前对着自己比,幻想着自己真正变成“淑女”的样子……

思绪总是飞到两个月以前。我想,今生今世,我都不会忘记那一顿让我百感交集的板子,更不会忘记那个握着板子对我重重责打、明眸皓齿表里如一美丽的人。

我一直以为在这世上,自己是最不辛的人。四年以前,爸爸在我和妈的面前痛哭流涕,说他找到了真爱。我母亲向来是个软弱的女人,她留不住父亲更留不住这个家的完整。

从那之后我收起了全部的裙子,我把头发剪断。我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在心里告诉自己,从今往后,我要像个男人。

一年之后我上了初中,没有人知道我原来的样子。他们只当我是个假小子,我也常常觉得自己很帅,个字高高,鼻骨高高,头发短短。我会画很棒的漫画我会玩很棒的轮滑,很多女孩子喜欢我要做我“老婆”,我嘻嘻哈哈的接受不怕被说成是拉拉。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初二上半学期,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一向软弱的母亲突然行事果敢的将一个男人带回家。说这个男人已经等了她15年,她没有理由再让他等下去。

我的世界,从此不再有阳光。

那个时候,真想与全世界为敌。

我开始疯狂的打架旷课,我甚至学会了抽烟。去年“快乐男生”风靡一时,我就留起了他们最流行的发型,穿黑色衬衣,还把耳钉戴上了耳骨。

班主任急了,她说你不学好那是你的事你不要在这当害群之马,我们班里的同学一半是要考一中(我们这里最好的高中,省重点)的!

我不屑一顾的看她,转身就走,十分钟之后,她的电动车轮胎就爆掉了。

在这学校里我不把任何人放眼里,除了一个年轻的美术老师。

我注意她是因为她实在太漂亮了,上她课的时候全班的男生眼睛都不敢眨。

而且,因为我会画画,她也一直比较注意我。

我虽然沾沾自喜,但在心里一直不敢逾越,因为我知道,像我这样的学生,没有老师会喜欢。

可谁知道,越是压抑,越是不能自拔。有一天我甚至发现自己踏进校门只是为了能够和她偶然邂逅。

就这样懵懵懂懂轰轰烈烈到了初三,日子一天天过,中考的压力开始席卷每一个人。我们这里,书呆子很多。

而我,大有一种举世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快感。我依旧我行我素,只要我不高兴就站起来把任课老师骂走。学校要给我处分,我妈就来求情,哭哭啼啼,还带着那个男人。后来我听说那个男人给了我们校长不少的好处,有钱能使鬼推磨。可是我不领情!

最后事情夸张到我自己都不能接受,我们班的同学好几个要求转班,可是学校还是由着我胡来,不敢给一个警告处分。

我以为我可以一直这样,我从没有想过未来,我也从来没觉得自己配拥有未来。

直到有一天,班长说,美术老师找你去她办公室……

去的时候我步履轻盈,高兴的想跳起来。那时候已经放学,我们是初三学生走的最晚。一般没有课她早就可以走,今天找我肯定有什么特别。我这样想着进了她办公室。

一进门,她就冲我微笑,特别自然,说你把门锁上。我头蒙蒙的照做,然后走到她跟前问你找我什么事。

她说,教训你。

什么?我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

今天我要好好的教训你。她又重复一边,那么波澜不惊,可是那么认真严肃。

她站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透明的大尺子,站到了我右边,点点我的背,淡淡的说,趴下。

我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难道,难道她要,她要打,打屁股???

我机械的爬在她办公桌上,脑子里嗡嗡的想。

还有两个月就中考,天气不是很热,可我为了耍酷是穿了一件薄牛仔。我紧张的缩着屁股,头上开始出汗。

她迟迟不动手,我慢慢放松,不设防的,“啪”!

啊!我惨叫。

其实不很疼,但是我实在没有防备。

“啪啪啪”连着三下,抽打在两片屁股中间。我不敢出声,不敢求饶。我都不知道她为什么打我。

她好像看穿我的心事。可还是语气淡淡的问,知道为什么挨打么?

我连忙摇摇头。

“啪啪啪”又是三下。那打到你知道为止。她说。

“啪啪啪啪啪啪”隔着裤子,实事求是的讲,并不是很疼,或者说对比之后的惩罚真的就没有多疼。但是我心里慌极了,我从来没有挨过打,更别说是被老师打,被美女老师打。

我发现自己开始“屈打成招”我说,别打别打,我知道了,因为我不好好学习,因为我不遵守记录,因为……“啪啪啪”,尺子抽打在屁股上的声音把我的话淹没。

她只说了一句话,你没有本事还敢桀骜不驯,我今天打你,是不想明天走上社会你被别人打。

“啪啪啪”又是连着的几下,“嘎巴”尺子居然断了。

我直起身子,为了面子不敢揉屁股,只是诚惶诚恐的站在那里,都不敢看她的眼睛。

她问我,知道自己错了么。

我说知道。我哪敢说不知道,我只想她赶紧放我走。

可是她说,知道就好,但是,知道,还得记住。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当然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是我还是很害怕。几板子完全打掉了我平时的威风,我只能木木的跟着她走。

出了学校她开出摩托,自己先上去然后叫我。我还是傻傻的照做。屁股埃到座子的时候有一点疼,我忍不住哎呦了一声。

她居然轻轻的笑了,还说,坐好,别只顾屁股不顾命一会从车上摔下去。

我的脸再次红透。

直到20分钟后她带着我停在一栋小区的门口。她叫我下来,然后锁车,然后上楼。

我跟着她进了一间有美轮美奂结婚照的房子,我认得照片上的新娘,所以我知道这是她的家。

你结婚了?我问

没有,这是我的新房,今年十一月办事。她依旧面不改色。

新房?她带我来她的新房干什么?不会是叫我帮着收拾家吧?

我正想着,她站在一间屋子门口喊我,来,你进来。

我进去之后她就关上了门,然后拉上了窗帘,并点起床头灯。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暧昧不清。我感觉自己又开始浮想联翩。

我看见她从墙柜里头拿出两个很大的枕头,两个摞在了一起。然后又取出一条男式皮带。她接下来说的话,差一点让我尿裤子。

“把裤子脱了,趴到床上去。”

我想我当时是完全吓破了胆,我说话的声音里面都开始出现哭腔。我甚至是在哀求“难道你还要打?刚才不是打过了么?为什么还要脱裤子?我已经15岁了!不打行不行,我知道错了,求你别打”

我活到这么大,没有这么丢人过……

可她还是不答应,只说一句“脱裤子趴下”然后就直直地看着我。她的眼睛那么漂亮那么蹑人心肺,可是那天,看着她我却只觉得胆战心惊。

还是机械的,我解开仔裤因为没有弹性很快滑到脚踝。然后还是机械,机械的趴在床上。 我实在不知道那枕头的用处,我没有理会。

她居然再次轻轻的笑了,她的笑让我觉得她早就把我玩弄于鼓掌之间。她笑着说,真是没有挨过打啊。来,起来,把内裤也脱了然后把枕头垫到肚子下面,把屁股撅起来。

我腾的一下从床上弹起来,连连摇头“不不不,我不脱内裤”

她还是笑,还是轻轻的,看着我,你怕什么我又不非礼你。你要知道,你是个女孩子。

我当时有点想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我是女孩子?是女孩子应该听话,还是女孩子可以在女人面前无所顾忌的脱光屁股。

我哪有那脑子想这啊,我只顾躲在墙角。

她慢慢的走过来,拉我的手。把我拉到床边。她轻轻的说,犯了错误,就应该有勇气承担责任。更何况,你的错误,犯了这么久。

那一刻我突然感觉自己就莫名的安静下来,安静的像一个木偶,认由她排布。

她帮我转过身子,把枕头摆好然后把我推上去。她问,内裤是自己脱,还是我帮你?

我没有回答,其实那一刻我已经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我把手伸到背后,慢慢的把白色的内裤拽了下来。眼泪,也随之流了下来。

她拿了面巾纸给我,说,没打就开始哭。你平时不是可威风么,我看可不像啊。快点,把眼泪擦擦,别弄脏了我的新枕头。

我就把面巾纸搓成条儿堵在下眼皮部位。腰下的枕头把我的屁股高高的托了起来,我紧紧的闭着大腿。很羞辱,可是我无能为力,不知怎的,我感觉她真的就不能抗拒。我能做的好像就只有一直一直流泪,缓缓的流泪还不敢出声。

真正的惩罚终于开始了,她先把皮带放在了我的屁股上。我顿时紧张起来,心情再次变的不平静。

然后,我感觉皮带离开了屁股,完了,要开始了,我在心里说。“嗖儿~~啪!”

第一下

刚才挨过板子的屁股此刻好像被召唤起了所有的疼。

“啪”

第二下

新伤旧伤叠交在一起。

“啪”

第三下

我看过那么多小孩子被打屁股的电视,从不知道原来被打屁股,是这么的疼。

“啪”

第四下

我的脑子里开始出现自己的种种劣行。

第五下第六下第七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全都变成“怕怕怕怕怕”

我真的开始因为疼痛害怕了,屁股上着火一样。

我开始试着求饶“别打,别打了,好不好,我知道错了"

她一言不发,也不听我求饶。

依旧狠狠的挥舞皮带

我开始顾不上面子,我开始扭动起屁股,我想躲闪,我甚至从枕头上滚了下来。

她终于停了。

右手拿着皮带。

我站在地上捂着屁股,我感觉屁股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跳动、胀痛。眼泪开始哗哗的流。

她还是那么平静,问我“是不是忍受不了了?"

我哭着说是,真的受不了了,感觉屁股要裂开了。

本以为她会同意,可是她说“忍受不了就可以停止么?你知道别人忍受你多少时间了?你屁股上的外伤很快就会好,可是你知道你抽打在你妈妈、还有哪些爱你的人心里的内伤,要多久才能恢复吗?其实我累了,我不想再打你,可是我得让你记住这顿打。我得让你知道忍无可忍的感觉”

这是那晚她说的最多的话,这话让我的吃惊的程度已经无以复加。她居然提到了我妈,她居然,关注我这么彻底。

我来不及多想,听见她说“重新趴回去,不许躲闪。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现在就可以穿上裤子走人。”

这是那天晚上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妥协”,她说我要不愿意就可以走。

可是我没有,我知道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人都不会那样去做。我流着泪重新趴在枕头上,等待本就该属于我的责罚。

“啪啪啪啪”她下手轻了很多,但是那种痛,让我终身难忘。

她做的一切都让我意外,就连我感觉她要开始加劲的时候皮带却突然停了。

她重新轻轻的笑起来,把皮带仍到我身边,坐下来。笑着说,真的知错了姐姐(她用了姐姐)就不打了。你呢,是站起来穿衣服回家还是再趴会?

我根本没办法马上调转自己的情绪,眼泪还淌着呢。

没等我回答,她接着说“你回家晚是常事吧?那你先趴会,我去买个菜。我家的新炉灶就为你开了。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啊?我抬起头看她,不相信的样子。

她脸上的笑容突然就多了起来,并且变得温暖。她把枕头从我身下抽走,把外衣搭在我背上。拍了拍我脑袋,笑着说“要不然传出去该说我狠心,光打屁股,不给吃饭。”

说完她就走了,我回头看了看屁股,已经惨不忍睹,红肿不堪。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沉沉的睡了过去。

直到她来叫我吃饭,甜美的味道顿时飘进我的鼻翼。我挣扎着做起来,挨到床,又忍不住哎呦。

她默默的出去了,我赶紧穿上裤子跟出去。屁股被牛仔裤包裹起来,好像疼痛减轻了。可是看到她家厨房硬硬的木头椅子,我还是有点害怕。

她抬头看我,心领神会,“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我感觉自己的脸又一次红了起来。

她站起来从卧室把刚才垫在我身下的枕头拿了出来。看见那枕头,我的腿都软了,如果还是趴下打屁股估计我就残疾了。

我看她把枕头放在椅子上,然后示意我坐。我这才舒了口气。原来不是还要打。

可是,可是这会就不怕我弄脏了她的新枕头?

她真的好想什么都知道。“没关系的,坐吧。我听说你继父很有钱的,你回去和他说要他赔就好了。”

“啊?我从来不主动和那男人说话的!”

“那就主动一次啊。不赔也行,一个星期后你还来这,把今天的功课再做一次我就不让你赔。”

“今天的功课?是、是打……?

”对啊,这么样?而且记住哦,一定要你继父赔。如果敢骗人……你知道小孩子撒谎的后果吧?”

鬼使神差的,我真的为了她这个“无理要求”去主动和那个男人说话。因为有求于人,我的语气没有像之前那么嚣张。

很夸张的,那男人居然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更夸张的,我妈居然哭了……

突然就明白了老师她的用心良苦。我一直记恨那个男人抢走了我的母亲,事实上我只是一个15岁的女孩子。我当不了男人,对母亲的保护,真的还需要这个人。

星期日的时候我给她打电话,说老师,那男的……

“哪个男的?”她打断我

“就是,就是,我继父……”

“你继父你怎么称呼啊?

“哎呀就是我爸他给了500块钱,我去找你,我们去买枕头吧,买一摸一样的”

“好,你在你家门口等我。”

那天她真的来了,还是骑着她的摩托,她带着我直奔步行街。她用爸爸给我的钱,帮我买了一身“淑女”的衣服,然后又自己出钱买了美术书送我。

最后她送我回家,临走的时候说“离中考还有45天,别让我失望”

我呆站在夜幕里,想她的话:

没本事还敢桀骜不驯,我今天打你,是不想明天走上社会你被别人打;你没你要知道,你是个女孩子;忍受不了就可以停止么?你知道别人忍受你多少时间了?你屁股上的外伤很快就会好,可是你知道你抽打在你妈妈、还有哪些爱你的人心里的内伤,要多久才能恢复吗?其实我累了,我不想再打你,可是我得让你记住这顿打。我得让你知道忍无可忍的感觉;离 中考还有45天,别让我失望。

那45天,对于看我的人以为是地域的磨练,可是我明白,那是天堂的升华。

6月21、22,当我在考试卷上对答如流,就已经知晓了答案……

被她电话里说的睡不着,爬起来来这看看。

中考分明天就出来了。她说如果没有上400就再做一次“功课”。差一分一皮带;如果没上380她直接帮我办复读手续,可是从今往后不再理我了。嫌我丢人。

“如果上了400呢?”我战战兢兢的问。

“上400不是很正常么,你还想提什么无理要求?”感觉她好像女王。

“可是你这些规矩是我考完之后才出台的,理论上讲我没有任何可以改变现实的能力啊”我必须为自己据理力争一下。

……

最后经过多次协调,她答应如果我真的上了400,就当我姐姐,承认我的合法地位。

失眠

成绩出来了,有点让人哭笑不得。396分。差四分400.听到这分的时候我眼睛都不会眨了。为了四分我脱裤子挨顿打,实在是……

可是后来事情发生了转机……

不知道什么时候继父把我和妈的户口转到了他名下。而他是少数民族。按规定,我可以加5分。那就是401.

知道这消息的时候我简直欣喜若狂!!!我差一点干件让自己肠子悔青的事情--我恨不得冲过去亲我继父两口。

最后还是忍住了。太恶心……

爸妈也很欣慰,说我就用那么几天时间可以上400很不错说我很聪明。我说高中想学美术他们也依我。继父马上就去联系学校,最好的艺术高中。

不仅许诺带我去云南旅游,还说如果我愿意老师愿意可以出钱让我们俩一起去,算是对她的答谢。

那些天我简直飘飘然,感觉走路的时候脚下都有云彩。我开始幻想近处的美事,和她一起游春城去大理去丽江。也开始幻想远处的美事,我也要没画画了,我将来一定得超过她啊。就在我高兴地忘乎所以的时候打电话给她,她在电话里笑笑的恭喜我那感觉就更觉得自己不知道是谁,然后她约我下午4点到她家。没想到……

这一次不是坐她的摩托,我以为她在家等我,不到四点就兴冲冲的打车过去。结果家里没人,小区的保安老看我不顺眼老问我找谁。

其实我也觉得说好来做客但是还要在门口等这事让不知情的人看来有点蹊跷……

无语。

她是3点55分来的,锁车、上楼、开门、进屋,我的手机显示整整4点。北京时间。

我惊叹她的时间观念太强了,我沉迷在她的笑容灿烂,我满脑子都是和她同游云南的计划我恨不能马上告诉她我一进屋就滔滔不绝。她一直微笑着默默看我。

渐渐的,我开始感觉气氛有一点奇怪。好像并不是逻辑上应有的那样。我终于停下来问她“你怎么不说话啊?”

她一句话惊出我一身冷汗“我留着力气过会儿抽你”




上一篇:夏夜多美 下一篇:打屁股